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唐高祖李渊的所谓“晋阳起反”

2015-1-21 9:50:12 阅读843 评论0 212015/01 Jan21

读《唐史》,我历来有个个人标准,只要拿《大唐创业起居注》给李渊翻案的主儿的东西,基本可以忽略,第一没啥新意,第二纯属扯蛋。有人或许以为武断,但我个人则屡试不爽,从《唐高祖传》到老墨笔下的这位“黄永年先生”。

温大雅是世民一党,这且不说了,单说《起居注》的起止时间是从隋杨大业十三年五月到李唐武德元年五月共357天的事情,明代胡震亨所著《起居注跋》中写得很清楚:“大抵载笔时,建成方为太子”。

换句话说,这部《起居注》从一开始就是在李渊在位,李建成气势嚣张的背景下完成的,他不敢也不可能将历史的真实告诉给读者,或者说不敢将相当一大部分的真实情况说出来。

今人王素、邵干才等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提出一个可议之处,即《起居注》中提到世民和建成,一定是建成在前,世民在后,提到裴寂和刘文静时,也一定是裴寂在前,刘文静在后。而刘文静敢于争功,若非事实,借他八个胆子也不敢如此。由此可见,晋阳首义的内幕是被层层迷雾掩盖的。为尊者讳的“尊者”是谁?首先是李渊。

作者  | 2015-1-21 9:50:12 | 阅读(84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再谈主任

2015-1-21 9:10:44 阅读1046 评论3 212015/01 Jan21

其实,只有在把体制思考明白了,也就等于把周、邓这些人思考明白了。

他们同样是这个大背景下的产物,并不稀奇,更谈不上神奇。

比如说主任这个人,有一点不知你们想过没有?文革这样一个万恶渊薮的深潭中,他始终处于主席台就坐的位置上,且是前三名,他怎么能够独善其身?谁又可能让他独善其身?传统的权力配置,从来都是四个字:“论功行赏”。

发动文革的内幕,主任未必知情,我至今还是这么认为,大抵也就在三个人当中产生,且都是单独谈话,林百分之百知情,不仅知情且有密议,这点我至今也是坚信不疑的。林在文革中起的作用远胜于刘少奇当年在延安起的作用,因而酬庸也不同,刘何尝给写进党章?王光美要跟刘结合之际,家里还没有人多少听说过刘的大名,于此可见刘的知名度了。但《公安六条》中明确规定反对毛林是同罪,万寿无疆之后便是永远健康,可知林的地位之隆。

说主任在文革行进过程

作者  | 2015-1-21 9:10:44 | 阅读(1046) |评论(3) | 阅读全文>>

很久不看小说了,一个逐渐封堵独立思考、自由精神的家园往往是空乏创造性和想象力的,而这两点无疑是小说的两翼。

前一段章诒和在网上说叶兆言的《一号命令》终于送审通过得以出版,叶兆言本人也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刚好昨天在图书馆里闲逛,看到有这本书,于是就借来于是就读了一遍。

读书喜欢先看《后记》一类的,该书也不例外,在《后记》中,叶兆言引了他在微博上的一段话,内中说:“为‘文革’翻案者,不是别有用心,便是没心没肺。”

二十出头的时候看了很多叶兆言的作品,可以用“几乎”两个字形容,至今还记得躺在宾馆的大床上,嘴里嚼着“白云凤爪”翻看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叶兆言作品集的片段。从那个集子里知道了叶兆言笔下的小说中的女人的名字出现较多的首推“张英”,也知道了有一种写作叫“从容”。

叶兆言的作品就有些从容,永远都是不紧不慢的。

给我印象

作者  | 2015-1-12 0:30:41 | 阅读(1242)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两宋均亡于外族。但宋之后的元、明、清三代也都亡于外族。上溯到两晋之后,更是开启亡于外族的先河,隋杨、李唐都是汉化了的外族,换了个马甲而已。

表面上看是亡于外族,实际上是内里先行掏空了,外面一旦有个风吹草动,立马嗝屁朝凉,此即外因为辅,内因为主。有宋一代,恩荫制度是超标准的,比唐朝还要凶,不仅自己家里人可以世袭做官,什么轿夫、小厮、老妈子等等都可以由恩荫这条路走上官道。“冗”这个字很形象地勾画出宋代的嘴脸。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这个长贴里主要写的是宋徽宗、宋钦宗、宋高宗父子三人的事。就比如说宋徽宗赵佶,他是“得位不正”,所以,急于要搞出点名堂来亮相,搞了个年号叫“建中靖国”,建中嘛,执两用中,不偏不倚的意思,可实际上一屁股就坐歪了。而且,这个年号也有点犯忌,赵佶是宋太宗赵光义这一系的后裔,他认祖宗应该认赵光义,赵光义的第一个年号叫“太平兴国”,也是四个字,以“兴国”开启,然后以“靖国”完蛋,也算是应景了。

作者  | 2015-1-9 9:15:52 | 阅读(1290) |评论(0) | 阅读全文>>

“俄罗斯又发现钻石了”—历史上的惊人相似的一幕  

2014-12-26 21:54:00 阅读2295 评论3 262014/12 Dec26

前几天,有个国家的邸报上转载了英国《每日电讯》的消息称俄罗斯又发现钻石了。查看《每日电讯》以后得知这则消息的原始发言人还是俄罗斯自己。等到查看历史以后,就知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现大规模的钻石了。上一次俄罗斯发现钻石的时间是在1855年,也就是第一次克里米亚战争期间。

第一次克里米亚战争被马克思定义成沙俄为了完成祖训而发动的——“极力想实现他的先人的计划,开辟一条通向地中海的出路”。恩格斯则进一步指出:“对于俄国人来说,这是实现传统的野心的战争”。抱定必胜信心的俄帝国上下为此殚精竭虑,调动各方力量,动员兵额高达百万。然而,战争的结果并不理想。从1854年开战到1856年收尾,俄军损失军队52.2万人,耗资8亿卢布,外贸锐减四分之三,而由此滥发纸币高达7亿多。因国库枯竭,民怨沸腾,沙俄的皇帝不由得突发奇想,他通过他的喉舌向外界散布了一条消息——俄罗斯帝国彼得堡银行发现地下宝藏。

作者  | 2014-12-26 21:54:00 | 阅读(2295) |评论(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火星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的微博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5

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