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毕恭毕敬  

2017-7-16 1:18:12 阅读1895 评论12 162017/07 July16

当初李唐王朝第二代掌门人李世民在琢磨接班人选举棋不定的时候,舅子长孙无忌说了一句话:“晋王仁孝”。一言而定大计。以后李世民准备改立吴王恪时,长孙无忌还是这句老话:“晋王仁孝”。加之李恪的血统也确实有点说不清楚。于是李治就坐稳了太子的宝座。

什么叫“仁孝”?老百姓的话就是毕恭毕敬。对谁毕恭毕敬呢?一般说来,应该是谁最管用就对谁毕恭毕敬。

往事越千年,毕恭毕敬也有了官方的新套路—“各级领导干部要高度自觉地把思想统一到中央决定精神上来,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话说的很啰嗦也很绕口,但意思还是表达比较完整,有样学样,不准走样。

作者  | 2017-7-16 1:18:12 | 阅读(1895) |评论(12) | 阅读全文>>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2017-7-1 20:22:31 阅读1979 评论15 12017/07 July1

鲁迅当年回敬傻逼们的一首诗:“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 ”后两句应该是典出明代汪广洋的那首《画虎》—虎为百兽尊,罔敢触其怒。唯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顾。盐碱地的老话说“虎毒不食子”。只是这么浅显的道理不知为何近百八十年来被人搞凌乱了,或者说经过改头换面以后,人们普遍不知道该咋玩了。

金伯文回忆其丈夫李兆麟的文字中有一段描述值得关注。李兆麟同金伯文结婚后于冰天雪地的抗联前线诞育一子,孩子因为生长在艰难的时代,又瘦又小,但很懂事,从不惊扰大人的工作和生活。但李兆麟不知为何就是看他不顺眼,

作者  | 2017-7-1 20:22:31 | 阅读(1979) |评论(15) | 阅读全文>>

周恩来的警惕与日本人的麻痹  

2017-6-26 4:15:29 阅读2193 评论19 262017/06 June26

以往人们往往追念周的细致入微的料理,因为缺乏独立思考,总以为这样的素质值得夸赞,更没有进行有效的对比,今天借这个机会,我们不妨重温两则范例,让大家做一认真的比较。

1949年3月下旬,负责安排劳动党进入北京城的方文在得知包括毛周在内的很多巨头谈话可能延至深夜的消息后遇到了一件小事。给毛开车的司机临时肚子疼请假。方文就同意这位司机先行会宿舍休息,次日一早再来。方文特别提到毛的专车是防弹的,这在当时属于顶配。

在上车时,周问了方文一句:“主席的车呢?”方文回应是司机病了。周当时没说什么。在香山寺下车后,周找到方文质问道:“你为什么准许主席乘坐的那辆车的司机休息?”方文回答:“他病了,考虑夜深了,中央首长不一定用车了,就答应了他。”周毫不放过地继续追问:“为什么不先问我一下呢?”接下来的是周的一大段批评,都是老套路老调门,不必照录。

作者  | 2017-6-26 4:15:29 | 阅读(2193) |评论(19) | 阅读全文>>

“破五”  

2017-6-20 5:07:42 阅读2052 评论8 202017/06 June20

盐碱地一直有个传说,说男性举凡是农历初五出生的,都容易为官做宰,甚至飞黄腾达。但是,如果宰执以上级别特别是最高当局要是出生在农历初五,那就等于摊上大事了。这种说法是否客观是否科学,没有验证过。然而,唐明皇李隆基,宋徽宗赵佶倒真是农历初五出生的。

到了清末,又出来了两个农历初五出生的大人物,而且都是正月初五出生的。他们分别是李鸿章和载沣。

抛开所谓初五生日这一说,客观地讲,李鸿章、载沣都是大清朝的掘墓人,尽管他们主观上没有意识到自己肩上的担子这么重。

有清一代,尤其是三藩之变后,自明末以来的手绾兵符、盘踞一方的现象归于绝迹。特别是汉族官员的角色在核心层的地位

作者  | 2017-6-20 5:07:42 | 阅读(2052) |评论(8) | 阅读全文>>

亡国者的共享  

2017-6-18 22:20:22 阅读2274 评论14 182017/06 June18

朱由检死后南明给他上了一个庙号叫“毅宗”,之前北京城里满洲人给朱由检拟就的谥号中也有“敏毅”的字眼,后来这个敏毅还一度被讹传成“果毅”。不论怎样,大家公认一点就是这位亡国之君很“坚毅”。事实上,“坚毅”是盐碱地专制政体亡国者的共享。

“坚毅”翻译成白话就是“一条道走到黑”。明万历以后,最受诟病的便是“辽饷”,属于官方明抢的证据。可朱由检在这个基础上又添加了练饷和剿饷,合称“三饷”。在明王朝最困难之际,朱由检和朱家王朝的其他主要成员们仍旧做到了“一毛不拔”或者“九牛拔一毛”,朱由检虽然自行掏过腰包五十万两银子,可比起三饷的合计约两千万两白银简直连个零头都不到,李自成攻陷北京后查抄内库所得银两据《甲申纪事》和《甲申核真略》中记载,大抵在三千七百万两之上,另据明兵部职方司郎中张正声回忆说李自成搜掠库银九千多万两。朱由检的亲叔

作者  | 2017-6-18 22:20:22 | 阅读(2274) |评论(1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火星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的微博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