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清代意识形态管控漫谈

2014-8-23 10:13:56 阅读1126 评论6 232014/08 Aug23

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

经济上的富足不能说明或者说不能完全说明进步。只有意识形态上的民主和自由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进步。

即便是西方社会,他们也是通过先行解放思想,然后才达到物质极大丰富。

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是,人有思想,而人的思想只有在不受束缚的前提下才能称之为人。否则,人与猪肉牛羊并无实质性区别。

由此,想到裴多菲的那首诗,就会明白这个道理,“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没有自由、民主作为前提下的生命必然是猪狗牛羊的圈养,没有民主、自由作为前提下的爱情也必然是习惯性交配。

所以,从来不会有一个人会羡慕猪圈和狗窝有多么豪奢,也不会因为猪圈和狗窝的豪奢进而准备去当猪狗。

清军入关的结果是从根本上对意识形态进行全方位的管控。

明代搞文字狱的主要是朱元璋、朱棣父子,朱元璋本人文化知识不高,

作者  | 2014-8-23 10:13:56 | 阅读(1126) |评论(6) | 阅读全文>>

杨广·张学良·林立果

2014-8-19 9:36:57 阅读925 评论5 192014/08 Aug19

当年,刘邦看到“虎视何雄哉”的秦皇嬴政时便说:“大丈夫当如是耶。”而贵族子弟项羽则说:“彼可取而代之。”这两个人的愿望后来都实现了。这也就应了那个规律,中国历史上能够问鼎轻重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游走江湖的流氓头子,一种是出身豪门的贵戚子弟。

隋文帝杨坚靠政变起家,心狠手辣、眼明手快。可是,老了老了却栽在了儿子杨广手里。一场“仁寿宫变”,杨广把“快打慢”施之于老爹而丝毫不手软。然而也就是这个暴君杨广,晚年同样断送到四个贵戚子弟的手中。他们分别是杨玄感、李密、李渊、宇文化及。

杨玄感在黎阳扯旗造反,“天下胆裂”。等到李密造反,直接就给杨广定性了,而且还流传千古—罄竹难书。接着,杨广的头号亲信武将宇文述的三个儿子“策划于密室”,宇文智及、宇文化及、宇文士及三兄弟脚踩两只船,左右都押。最后,李渊出面为隋朝“送终”。从杨玄感开始,这四个贵戚子弟下手一个比一个狠,做事一个比一个绝,自然胆子也越来越大。

作者  | 2014-8-19 9:36:57 | 阅读(925) |评论(5) | 阅读全文>>

没啥悬念了,洗洗睡吧

2014-8-17 22:14:46 阅读726 评论3 172014/08 Aug17

《宋史·文苑传序》中有这么一句话:“自古创业垂统之君,即其一时之好尚,而代之规模,可以豫知矣。”事实上,自从阿芙乐尔巡洋舰上那一声炮响开始,就已经没啥悬念了。

“洗洗睡”若连读,差不多就是洗洗脸洗洗脚洗洗屁股睡觉的意思。但如果拆开读就不一样了——洗·洗·睡。三层递进的意思。

上边洗钱,下边洗脑。而既不准参与洗钱又不愿被洗脑的只能选择睡觉。当然,身在白区的屁民作为旁观者也必须选择睡,睡醒了接茬看大戏。

而稍有良知的人是既不愿洗钱,也不愿洗脑,也只能选择睡觉。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在没有“自知”之前,首选要选择睡觉,但睡觉归睡觉,睡觉是为了养精神,而不是为了作白日梦。

作者  | 2014-8-17 22:14:46 | 阅读(726) |评论(3) | 阅读全文>>

“中兴”和它的两个“小名”

2014-8-14 10:08:38 阅读915 评论4 142014/08 Aug14

昨天形左实右老兄提到“中兴”一词,以为历史上中兴之主后面都是中衰的局面。这倒引起我的回忆,貌似中兴还有两个小名,文绉绉一点的叫“中衰”,通俗点的叫“中风”。

秦就不谈了,两代而亡。两汉四百年天下,有两个“中兴”,一个是“汉宣中兴”,一个是“光武中兴”。其实后者毋宁说叫“光武再造”。所以,东晋、南宋播迁,“中兴”的调门便没有先前那么高。虽然刘光世、韩世忠、张俊、岳飞曾一度被唤作“中兴四大将”的。

即便是打头的“汉宣中兴”其实也是可以计较一番的。汉宣以察察为明,为政深刻。特别是他开了一个重用无尺寸功劳的外戚的恶劣的先例,给王莽提供了晋身的机会。他这个中兴在重振家业的同时也埋下了定时炸弹。

汉宣的庙号叫“中宗”,顾名思义,中者,中兴也。可他后面的两位“中宗”便没有他这么好的运气了。晋中宗也就是晋元帝司马睿是给王敦活活气死的,而唐中宗直接就是给老婆孩子害死的。所以,唐中宗以后,历任皇帝对“中宗”的庙号一律“敬谢不敏”,拜拜吧您呐。

作者  | 2014-8-14 10:08:38 | 阅读(915) |评论(4) | 阅读全文>>

小荷才露尖尖角

2014-8-14 9:33:32 阅读939 评论4 142014/08 Aug14

以前和一位老前辈聊天,他说起他在文革中的遭遇,当时他想不通,被挂牌游街回来自己面壁痛哭若干次。后来有一次看谭震林批斗大会,堂堂井冈山的“二谭”之首的副总理居然被拿掉裤腰带,反剪双臂,旧棉裤滑落到膝盖处,批斗高潮处,谢富治的老婆刘湘屏情不自己,上台抽了谭震林一个嘴巴子。他立马就转过弯来了,然后就啥都不想了,这样也就挺了过来。

而被批斗的谭震林在之前的农林口的“残酷斗争”和“无情打击”的过程中还一度挑动农垦部头头之间的内讧以至于互相贴大字报,之之前,他在庐山会议上改口痛骂彭德怀,再之前,他极力鼓吹“大跃进”。自上了井冈山,几乎没有一场运动会落下他“谭老板”的身影。记得当年,谭震林也叫过一把“谭虎”的,可如今“谈虎色变”的恰恰是他自己。

不过,谭震林很快也应该想通了,因为他看到了“林副统帅”的垮台。“林副统帅”如果泉下有知,他也应该想通一半,因为“四人帮”也被揪出来了。只是不知道“四人帮”在狱中看到“胡赵”的落马,他们又作何想呢?

作者  | 2014-8-14 9:33:32 | 阅读(939) |评论(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火星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的微博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

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