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肖克为何记恨彭总——在”小我“中迷失的高级将领们  

2010-12-13 00:22: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兴以前有句名言叫做:“有我之时无我,无我之时有我。”这话看着挺绕,说白了,就是争名夺利的时候,不要有“我”;众士诺诺的时候,要有“我”。这样的境界在今天充满浮躁和功利的眼光看,几乎跟“傻逼”是一个意思。但在那个时代里,这样的人,这样的境界还是层出不穷的。比如彭总就是他们中间的一位。肖克也是他们中间的一位。但同属这个概念群体中的这两个人一生中却结下了无法弥合的仇隙,这也是令人意想不到的。

彭总在文革中身陷囹圄,仍旧没忘了委托侄子彭启超去给1958年反教条主义风波中屈打成招的肖克等人道歉。天不假年,彭总本人没法亲自去给自己的错误自行纠正了。对于此,肖克在公开的场合下多次宣称,他已经原谅了彭总,而且原谅的时间应该是在彭启超找到他之前。一般说来,这样的胸襟让我们感怀。

然而,事实究非如此简单。新华社记者杨继绳本人有过一个追忆,他说,肖克后来在半公开的场合下仍旧纠缠历史旧怨,对彭总颇多微词,甚至将彭划入林彪一类人物中去。杨继绳的这个回忆是否属实,有待考证。但目前有一个旁证也足以说明肖克对彭总的真实态度。

八十年代初,中共宁冈县委党史资料征集领导小组办公室在撰写有关袁文才、王佐被错杀的报告时专门引用了肖克的一段谈话:“当时在地方,在军队,真正决定问题的是彭德怀”这句关键的话,从而把责任直接推给了彭总。事实上,以肖克当初的身份,他不会不知道在当时“在地方,在军队,真正决定问题”的到底是谁。也许是他要为尊者讳,也许他仍旧喜欢把老账新账一起算。

因为肖克的这句话,导致在后来的党史研究中乃至包括今天在内,就袁王事件的主要责任人问题上仍旧模糊不清,仍旧有人蓄意将这个屎盆子扣在彭总的头上,从而让“另有其人”轻松的滑过。

彭德怀本人治军严厉,骂人是家常便饭,由此很是得罪了一批人。而对于这类骂人的粗暴行为,理论上是应该谴责的,但从当年实际的背景上看,张爱萍有过一段评论,可资参考:——长期以来,人们对彭总有种偏见,认为他是一个好骂人、训人、不讲感情的人。其实不然。他只是对领导干部要求严格,只是对那些不正派的人不留情面,但也不是动辄骂人、训人,而且对部下、对同志体贴入微、关怀备至。······彭老总没有儿女。但长期以来,他把对儿女的情感,用在我们的士兵身上。战场上,战士负伤,他总是牵肠挂肚,给予周到安排;长征中,他把他的骡子让给战士骑;过草地时,连续几天没有什么吃,他忍痛把他的骡子杀了,把肉分给大家;他担心战士站岗冻脚,就把手伸进战士的棉鞋里试其温暖的程度;当国务院副总理、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了,他还亲自安排身边的战士学文化,亲自请老师,亲自批改作业……“视卒如爱子”,彭老总是爱兵的典范。——

这种骂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他骂的事,而不是骂这个人,这在今天很多人看来是难以理解的,但在当年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在一个经常能够走出”小我“的张爱萍看来,是比较容易理解的,这同样也与张爱萍是受彭总耳提面命的关系分不开的,所以,我们没必要苛求肖克同样做到这一点。

在”小我“中迷失方向的不止肖克一人,而且我至今认为肖克在反对旨在盲目吹捧毛、邓等一系列活动中,始终走在前列,仅此一点来说,肖克仍然令我们敬佩,尽管这种反思目前还仅限于体制之内,但也是相当的难能可贵。
  评论这张
 
阅读(26733)|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