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杀害邵飘萍的直接凶手是张学良吗?  

2010-03-14 23:27: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邵飘萍的外孙子郭汾阳(笔名散木)写了本书叫做《铁肩辣手-邵飘萍传》(浙江人民出版社2006年4月第一版)。在这本书中,郭某认为邵飘萍之死与张学良有直接关系,或可说在郭某人的眼里,张学良无疑是直接凶手。

该书第324、325页用了一些皮里阳秋的手笔,包括引用包天笑的回忆录中的话“又何惜乎一个新闻记者呢?”以及赵世炎的一段主要针对奉军当局在北平的胡作非为的评价作为底料(郭某引赵世炎原话是-“张学良因为是‘他的父亲的儿子’之故,在北京威风凛凛的检举赤化、搜查学校、钳制舆论。”)。郭某的结论是这样的:“由于张学良在中国历史上的特殊作用,其早年枪杀邵飘萍一事遂不为人所提及”(见该书第324页)这就是说,这位郭某已经率先给张学良在邵飘萍之死这个问题上做了盖棺论定了。

既然如此,我们不妨来看看郭某人所提供的证据。

郭某人提出的证据是见载于《民国日报》1926年5月3日的报道,兹录如下:

——“报界同人自得邵氏被捕消息后,即于前日(二十五日)下午三时,在某处开全体大会,讨论营救方法,当推定代表十三人,于五时同乘四辆汽车,赴石老娘胡同访张学良。当经张氏接见,各代表将来意说明后,张答谓逮捕邵氏一事,老帅与吴子玉及各将领早已有此种决定,并定一经捕到,即时就地枪决。此时邵某是否尚在人世,且不可知,惟此次要办邵某,并非因其记者关系,实以其宣传赤化,流毒社会, 贻误青年,罪在不赦,碍难挽回,而事又经决定,余一人亦难做主云云。各代表再三解释,并恳求张本夙昔尊重舆论之善意,将邵开释,或永远监禁,以保全其生命。张谓余情愿一一负荆请罪,此事实无挽回余地。各代表恳求至三小时之久,张当笑谓:余与郭松龄情谊之笃,世无伦可比,郭尚因他事犯罪,余亦可牺牲一己, 与其私逃,但其前次举动,余实无法援助,及出兵讨郭之际,余尚致其一书,谓‘尔前谓我战术参差,今度且看如何’,又致郭夫人一书,谓:‘彼此此后不能复为跳舞之戏矣。’张又谓:‘余对生死二字看得极透彻,其实何足关心。邵某虽死,亦可扬名,诸君何必如此,强我所难云云。’时张氏亟要赴齐燮元之预备会议,不能再谈,各代表乃悒悒而出,后又各以私人交谊奔走各方营救,但仍无效。”——

大家不妨上眼看看,这段话中可曾有一句话涉及到张学良是杀害邵飘萍的主谋或者主凶?

张学良在对新闻记者说的话里面讲得很清楚:“逮捕邵氏一事,老帅与吴子玉及各将领早已有此种决定,并定一经捕到,即时就地枪决。此时邵某是否尚在人世,且不可知,惟此次要办邵某,并非因其记者关系,实以其宣传赤化,流毒社会, 贻误青年,罪在不赦,碍难挽回,而事又经决定,余一人亦难做主云云。”

首先,枪决邵是张作霖和吴佩孚等奉直高层决策的;其次,张学良在谈话时并不清楚邵是否已经遇难;第三,这件事属于“兹事体大”,张学良一人难以做主。

而郭汾阳则仅凭包天笑晚年撰写的回忆录中的一段话:“为了疑心他夺权而杀了他的父执杨宇霆,又何惜乎一个新闻记者呢?”(见郭某书第325页)便断定杀害邵的主凶即为张学良,实在武断得很。且不说杨宇霆的死因是否仅系于夺权一事,就以张学良准备借邵飘萍的人头来洗刷自己也未免离题万里。

按照郭某人的记述,邵此前在《京报》上发表过对于奉系军阀当局应该“父让子继”,也就是说让老帅下课,而少帅掌班。郭某认为“这当然是当时的张氏父子所深为忌恨的。于是,一旦其率兵开入京城(张学良作为先锋首先入城),杀邵就是必然的事了。”这段话说得曲里拐弯的,貌似有理,其实不过是强辞而已。

按照郭某人的思维,邵提出奉系军阀的接班问题,所以,张作霖、张学良深恨邵,此其一;因为张学良作为奉系军阀入城先锋,所以,邵死于张学良之手。这种纯系个人推断的东西居然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所谓的严肃的“浙江文化名人传记丛书”中,委实令人感到惊讶。

退一步说,即便是张学良作为奉直联军的先头部队进入北京,那么是否就可以联想出杀害邵飘萍的第一责任人便是张学良?

事实上,如果张学良真的是杀害邵飘萍的直接凶手,张学良倒应该不会掩饰。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张学良是张作霖的儿子和接班人。他对于维护“老帅”的威望和声名是一向非常注意的。即以张学良与郭松龄二人的关系为例,张作霖说过除了老婆不能给郭松龄,剩下的什么东西张学良都可以给郭松龄。溥杰后来回忆过一段事,那是郭松龄死后多年了,有一次,张学良与溥杰吃饭,张学良指着一道“烧茄子”的菜说,这是郭生前最爱吃的。于此可见,张对郭的感情之深。

然而,即便是这样,一旦当郭松龄走到了张作霖的对立面时,张学良义无反顾的跟定老爹(按照高纪毅的回忆和苏锡麟的追述,张学良事前是知道郭准备动手的)。换言之,在对待和维护张作霖这件事上,张学良往往是没有价钱好讲的。

所以说,如果杀害邵飘萍的凶手就是张学良本人的话,即便他不愿意承认,也绝不会把这种事推到老子张作霖身上。

张学良虽然被官方正统史学许为“千古功臣”,但其人生平可以商榷之处甚多。不过,对待历史人物的历史研究不能随意点评,要用证据说话,要用史料表述。现在流行的一些所谓的论史文章,喜欢攀附时人的逆反心理,并不可取。说张学良是杀害邵飘萍的直接凶手,题目固然吸引眼球,但论据苍白,实不足以服人。

张学良干的那些不招人待见的事能不能曝光?当然能,实际上别说张学良了,党内高层的一些历史人物的负面曝光的难道还少吗?问题在于属于张学良的屎盆子自然可以扣在张的脑袋上,不属于张的凭啥扣在人家头上?

  评论这张
 
阅读(1588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