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蒋介石的爱将王耀武——5.店员生涯——男人的第四条腿  

2010-09-28 23:0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铁矛把要出口恶气的事跟他干妹妹一说,干妹妹也拍了粉胸脯说哥你放心吧,包在妹子这两坨肉上。其实,办老蛆这类角儿,根本不用花费两坨肉,干妹妹跟下面 的混混一说,整治老蛆的办法就出台了。广东不少人好赌,张之洞总督两广的时候,就开赌增加GDP,虽然外面人言啧啧,可老佛爷看见白花花的银子不断流入大 内,心里高兴啊。老蛆一个外派老广,能免俗吗?不能够啊。干妹妹他们把老蛆的行踪给摸准了,经常去哪家开赌局都搞清楚了。挑了一天老蛆兴致比较浓烈的日 子,把好戏直接开锣了。



这一天,老蛆手风特别顺,一路杀将下来,搂了不少钱,对家一个小伙子急了,要玩大的。说话间就把 自己大腿上的肉给割了一块下来,血淋淋的扔在了赌桌上。周围的人一看,马上就明白了,这是遇到混混了。老蛆也知道混混不好惹,可眼下这花花绿绿的票子和大 洋舍不得撒手,那就玩到底吧。玩到最后,老蛆到手的钱都没了不算,还搭上一条腿,混混的腿肉那不是可以随便割的肥猪肉,那是有价码的。男混混笑嘻嘻的拿着 一把盐捂在了伤口上,要是搁在旁人,早就龇牙咧嘴了,混混却毫不在意,因为不喊疼那可是混混的看家本领,要想当混混,第一条就是挨打不能喊疼,一喊就完 了,终身污点。男混混可以用盐捂在伤口上,老蛆哪儿有那力度啊,再说了一条腿没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没有腿,那就拿银子说话,英美烟草内部对赌博、吸毒 处理的非常严,一经发现立刻开除。所以,老蛆是有苦说不出。最后没法子找了广东同乡腾挪了一笔钱,算是堵上了这个无底洞。“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 前”的老蛆从此也废了。



恶气固然是出了,可天津也呆不住了。王耀武和赵铁矛通过一层关系直奔上海,继续他们的店员生涯。



王 耀武和赵铁矛这次投奔的地方是上海马玉山糖果公司。说实话,王耀武本来是不想去这家公司做事的,道理很简单,马玉山糖果公司的创办人马玉山是广东人,马玉 山糖果公司里面的广东人所占比例也不小,天津这一遭王耀武吃了广东人的苦头,对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是心有余悸。可生计要紧,不赚钱千辛万苦的从山东老家跑出 来干啥?他和赵铁矛挤在火车里的时候,王耀武的脑子乱哄哄的。赵铁矛不仅扔下自己的活计跟着王耀武南下,而且还搭了两张火车票在里面,就冲赵铁矛这种哥们 义气,王耀武也不能拖后腿说不去啊。说起赵铁矛这人,王耀武从心眼里感激他,可老赵有个毛病,就是太喜欢跟女人扯蛋。就是眼下,他们哥俩下一步还不知道究 竟如何面对大上海时,赵铁矛的眼珠子便又开始走神了。



赵铁矛眼睛盯着坐在普通座位上的一个年轻女人,这女的正在反复的打 毛衣,一卷卷的毛线缠了又缠,绕了又绕的,弄个不停。你别看这女的聚精会神的织毛衣,可余光也发现了赵铁矛射过来的眼神。古人说“位卑未敢忘忧国”,可还 有一种人,那就是“位卑未敢忘泡妞”,赵铁矛就是这个类型的。他在天津一个饭店的小伙计,便结交了不少道上的不三不四的各类女人,他的人生名言是:“女人 是男人的第四条腿。”



过了一会,织毛衣的女人对面有个座位空了出来,女人用腿一横,愣是把这个位置给占住了,然后用眼光 瞟了赵铁矛、王耀武一下,赵铁矛多机灵啊,马上就坡下驴的坐下了,然后用修正了的山东级别的普通话说谢谢。女人莞尔一笑,不言语。王耀武还接茬站着,他就 知道老赵的老毛病又犯了。果然,赵铁矛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女人聊着。女人问他们去哪儿,赵铁矛说是去上海做工。女人又问是哪一家,赵铁矛就实话实说是马玉山 糖果公司。女人又是微微一笑,继续打着毛衣。两个人一来一往的越说越热闹,女人的笑声也开始此起彼伏,赵铁矛的脸上也开始变得油汪汪的了。等到了下车时, 赵铁矛心甘情愿的接过了女人手里拎着的一个铁皮箱,当起了这位手里不停织毛衣的女人的小跟班。



女人给了赵铁矛、王耀武一 小卷钞票,让他们叫辆黄包车把铁皮箱送到一个指定的地方。女人给出的钱除开雇黄包车还有余份儿,赵铁矛自然满口答应。王耀武却不怎么愿意,可也不好说什 么。王耀武、赵铁矛按照女人交待的地址跑了去,给等在那里多时的便探抓个正着,上海滩还来不及多看两眼的王耀武、赵铁矛就此被带进了局子里。



旧 上海的警察局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凡是新进来的嫌犯,只要看看没啥来头就先打一顿再说。这种下马威的传统其实是来自于满清。打人之前先用麻包给裹上,让你看 不见是谁。打人的工具分两种,一种俗称“蟒鞭”,就是用牛皮条做成的,鞭梢有个硬疙瘩,那个硬疙瘩要是扫在肋骨上,肯定是内伤。另外一种是橡胶辊子,这种 棍子打人外表看不出来,里面就惨了。嫌犯先给剥光衣服,然后滚进麻包,再然后就是一通暴打。打完以后,警察让你说啥你就说啥。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美国的洛 杉矶警察局被曝光说警察也曾用这种办法对付过嫌犯。可见,文明的进步的历程还是非常漫长的。



王耀武都快哭出来了,不是怕,而是觉得冤枉,这叫什么事啊?火车上搭上这么个女的,下了火车就要挨一顿揍。这是上海吗?改名叫上刑得了。赵铁矛早蒙了,直给人作揖,那没有用,只要你没背景,警察眼珠里看谁都是一堆肉。



警 察这边正准备动手呢,进来一个人,20多岁,带着斜纹领章,问了王耀武、赵铁矛一句:“你们是山东来的?”斜纹领章是一种特殊标志,归属部门叫做上海市警 察局特种督察室,这是旧上海警察局内部的一个特务部门,所以,普通警察看见带着斜纹领章的人都礼让三分,惹不起。因此,这个年轻人一发话,那几个警察也就 停手了。赵铁矛那边早就泣不成声了,王耀武就回答了一句:“老家泰安上王庄的。”那个斜纹领章的警察一听“泰安上王庄的”,马上把眼珠子瞪圆了,反复的看 着王耀武:“给你打听一个人,上王庄有个王德发你认识不?”王耀武说:“那是俺大爷。”斜纹领章又问一句:“你叫什么名字?”王耀武回答:“俺叫王哲 让。”斜纹领章大喊一声:“你是骡子?”王耀武抬眼一看,这人谁啊?知道我小名。
  评论这张
 
阅读(288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