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我所认识的高华——3.从周扬引出的话题  

2012-01-06 00:4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华曾经为号称是“周扬的第一副粉丝”的徐庆全(周扬生前身后粉丝很多,就目前看,第一副粉丝应该是徐庆全,常务副粉丝应该是顾骧,其他副粉丝不必一一列举了)写过一篇序,徐某人当时是准备在香港出版一本关于周扬的书,应该是中文大学出版社吧。这篇序后来在徐庆全管理下的杂志上发表过。我看了以后,就跟他聊了起来,我素来主张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我当时纳闷的是高华怎么会给周扬这种变色龙写序呢?

这次聊天很长,差不多一个半小时,他那时候在等医生,就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我到现在都倍感内疚,因为我对他的病情始终没有深入的了解,尽管高华曾经让我帮他联系过北京的医院,可我竟然始终认为他的病可以控制,这个念头直到得到他的讣闻时还根深蒂固的存在着。这次聊天的结束是医生在喊高华了,他才不得不中止跟我的聊天,而且他用了一句话:“抱歉啊”。这就是高华,自己重病在身却不愿意让别人感到半点的遗憾。每忆及此,都感喟不已。

现在回过头来再说这篇给徐庆全写的序,里面涉及到了丁玲和周扬的旧日恩怨,其实,无缘无故的爱和无缘无故的恨也体现在这些周扬的第一副粉丝和常务副粉丝们为何经常对丁玲等人的穷追猛打上。高华听完我的话,就说:“你可能没有仔细看过我的文章,你再仔细读一读,看看字里行间的东西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要写这篇序了。”我那个时候就有写一本《周扬其人》的书的念头,这次也跟他提了,他很高兴后来专门来信鼓励我,作为一名业余的历史爱好者,看到这封信自然很受鼓舞,但至今迟迟未能动笔,之所以不动笔主要是时间上的因素,我总想着等构思大轮廓出来以后,再同高华交流一番,可惜这种机会永远不会再有了。

我们当时就着高华的这篇文章不敢说逐字逐句的聊,可也差不多,他又同我重新说出他自己的一些想法,尽管说的很简略,但内涵很丰富,而且这些内涵有的并没有行诸于文字,甚至没有出现在这篇序言中。他自己自费订阅过《新文学史料》,我因为喜欢涉猎文坛上的恩怨纠缠,也托人到人民文学出版社买了自创刊以来的所有的《新文学史料》,因此,在彼此的谈论中,共同处颇多,也因此解了我的一个“纳闷”:高华是不认同周扬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客观的陈述周扬的历史。应该说类似这种共鸣在我与高华的聊天中并不少见,但这次共鸣却同时还引出两个当代的小人,这两位小人是谁呢?下面我们具体谈到。
  评论这张
 
阅读(19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