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从万启琛的职务更替看《咸同年间清廷与湘淮集团权力格局之变迁》的浅近之处  

2012-08-21 01:51: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邱涛所著《咸同年间清廷与湘淮集团权力格局之变迁》一书旨在叫板罗尔纲等人早年就清末政治格局定下的“督抚专政”的调子,洋洋几十万字,又有若干序为之撑腰,但仍旧难掩其浅近和不通,唯一让人能够真实的感到的是作者的哗众取宠与似是而非,关于这本书,在博客中我已经谈过一次,这回仅就书中所列举的“万启琛职务更替”一事做简单的评述。

在书中,作者花了四页多的字数来论述万启琛的职务变动是清廷基本完胜曾国藩的旁证。原文可以从该书第127-131页读起,此处不赘。我在这里可以按照作者强加给历史的意图为万启琛的任职更替列一个简要的说明。

1.清咸丰五年,曾国藩向清廷保荐万启琛(时任江西候补道)协运江西省盐运,清廷为控扼曾氏计,任万为湖北督粮道,隶官文名下,曾氏反击,清廷改任万启琛留在江西办理饷盐;
2.清咸丰十一年,曾氏保举万启琛担任安徽按察使,清廷同意,曾氏旋即上书阻止万启琛履行“来京陛见”的规定,清廷照准;
3.清同治二年,清廷调万启琛为江苏布政使,曾氏不允,经多次折冲后,清廷勉强允准;
4.清同治二年十二月,清廷再度调万启琛为江宁布政使,口气森严;
5.清同治三年九月,万启琛赴任江宁。

从以上列表可知,万启琛原本不过是曾氏幕府中人,官位最初不过是“司局干部享受副省级医疗待遇”,根本不在朝廷的视线之内,可为了他的任职,清廷居然多次与曾国藩周旋,期间有退让,有前进,有暗器,有明攻,可谓机关算尽。我们不妨把眼界放宽一点,上溯到道光、嘉庆乃至乾隆年间,区区一个盐运使或者候补道,值得朝廷如此绞尽脑汁吗?又有哪一个封疆大吏敢于如此与中央政府掰腕子到底?这件事本身已经昭示出清廷权力下移,督抚势力的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在论述清廷与清同治二年四、五月间关于万启琛任职江宁藩司这件事时,颇费笔墨的陈述了清廷的“黜陟大权”的力度所在,作者认为第一回合,清廷勉强在四五月间保全曾氏的颜面,可转眼不过半年,即清同治二年十二月,清廷再度旧事重提,仍旧坚持万启琛去江宁赴任。而后,作者没有提到曾国藩的表态,只是说“清廷······而是着眼于分化、钳制湘军集团,这从万启琛于同治三年九月赴江宁布政使,四年八月就被免职,······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该书第131页)

作者在譊譊强辩的不经意间为我们透露了一个细节,那就是清廷同曾国藩交涉万启琛调任的时间伊始于清同治二年四、五月间,而万启琛履行清廷的指派时间则是清同治三年九月。那么,为何清廷下达谕旨的时间是十二月,而万启琛却足足拖了九个多月才去上任呢?


当我们进一步梳理曾国藩的粮饷机构时,就会发现,邱涛所采用的“选择性失明”的方式陈述历史实在是太小儿科了。据朱东安《曾国藩幕府的粮饷机构》一文中记载,“李作士的银钱支应所也随之迁往,安置在停泊于大胜关附近江面的两条船上,专门负责围攻天京的吉字等营的粮饷供应。同治三年九月,上述银钱支应所随曾国藩大营迁往江宁,改名金陵粮台,作为湘军的总粮台,由江宁布政使经管。 ”换言之,清同治三年九月,曾国藩的湘军集团总粮台设在江宁,由江宁布政使管理,这才是万启琛被曾国藩同意撒手前往江宁赴任的主要原因所在。说到底,万启琛的去留还是取决于湘军集团的利益走向,决定万启琛个人行止的不是什么清廷,而正是曾国藩及其湘系集团。如此一来,难道还不足以说明清廷的绝对威权不再,督抚专政势头难当吗?
  评论这张
 
阅读(58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