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李承鹏的“实验室说”值得商榷  

2012-09-08 08:3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承鹏最新的博客中谈到了一个“实验室”的话题,说的既是人话,想的也都是人事,而且部分切中要害。不过,李举例那个大陆去的香港学生闹食堂一事试图说明改造“实验室”即可获得新的空间,同时也将很大问题系于“实验室”一身。对此,有些不同看法。

以前在国外很是生活了一段时间,在欧美的那段时间里,“实验室”这个大前提已然不存在了,可看到的相当一部分国人的表现,实在难以令人恭维。如果就此展开话题的话,也觉得很惭愧,好歹大家都是从金田村出来混的胞兄胞弟。那就举点黑鬼和印巴狗的例子。黑人和印巴人是西方社会比如美国、加拿大、英国地面上常见的种儿,咱们就说索马里人吧,当年维和的时候,我们没少从可敬可爱的央视版新闻联播中看到黑非洲黑非洲黑夜沉沉不到头的诗歌声中的索马里难民的身影。然而,在这些人被请到了西方所谓自由社会以后,吃饱了饭穿暖了衣不再有艾滋病的侵扰,不再有战争的恐吓,不再有收入的颠沛以后,他们都干了些什么呢?就以加拿大多伦多市为例吧,索马里人住的地方,住的高级公寓,至今还在跌破发行价。而另外一批海地难民成了蒙特利尔市最头疼的话题。至于那些印巴人,尽管貌似比黑鬼强那么一点点,可内里还是一样的货色。当然,你要说经过几代人的洗礼,他们也会有被改造成人样的那一天,但谁知道究竟是几代呢?而且,他们在当地产下的第二代经历了完全不同祖国的教育之后,身上遗留的操蛋毛病仍旧根深蒂固、难以磨灭。

一不留神,竟然拿出黑鬼和印巴狗作为例子,实在亵渎了我们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六十二复兴指数的伟大民族,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是老祖宗说过的,“盐碱地长不出大苞米”是宋丹丹和黄宏说的,他们这两句话去对应“橘生淮南为橘,橘生淮北为枳”,想来不会自相矛盾吧?
  评论这张
 
阅读(43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