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看着我的眼睛”—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历史记忆  

2013-11-15 22:46: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人约翰·巴伦曾经说过:“布尔什维克革命以来,苏联经常巧妙地改变其内外政策。但是,苏联却始终被一个现在叫做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秘密机构统治着,而且苏联一直在努力通过这个秘密机构去统治别国。”关于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重要性,约翰·巴伦同时认为:“一旦克格勃消亡,那么,限制苏联人思想、言论、行动的基本手段和管埋艺术、科学、宗教、教育、新闻出版、警察、军队的基本手段将随之消失。”

其实,列宁在1918年便已对这一机构的重任做了精辟的说明,他在《
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一文中指出:“专政的科学概念无非是不受任何限制的,绝对不受法律或规章制约而直接依靠暴力的政权。”

而在列宁作出如此重要论述的头一年即1917年12月20日,全俄肃清反革命和怠工特别委员会(简称“肃反委员会”)在彼得格勒正式成立了,它是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前身。作为首任肃反委员会的主席捷尔任斯基,想必不少现今六十岁左右的中国人都不会陌生,因为他的鼎鼎大名往往同一部老电影叫做《列宁在1918》中的一句经典台词相伴随——看着我的眼睛!

肃反委员会的确是新生政权的“眼睛”,关于这一点,契卡内部也并不讳言,莫罗兹就公开讲过:“在我们的生活中,契卡的鹰眼无所不至。”

1922年,肃反委员会改称国家政治保卫局,隶属于内务人民委员部。次年,脱离内务部,变成“总局”。1934年,总局领导人明仁斯基病故,继任者是斯大林一时的“宠儿”亚戈达。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列宁格勒一把手基洛夫遇刺事件发生后不久,斯大林就与日丹诺夫共同致信政治局:“亚戈达显然没有能力揭露托洛斯基分子和季诺维也夫分子集团。国家政治保安局在这件事情上至少落后四年。所有党的干部和大多数内务人民委员部的工作人员都正确认识到这一点。”随后,亚戈达被处决,他的父母也遭致同样的命运。取代亚戈达的是叶若夫,叶若夫是前苏联大清洗时代的重要执行者,但他的好运也只维持了两年多一点,他的副手号称“清洗清洗者”的贝利亚在1938年年底执掌了内务部,1940年,已经坐了冷板凳的担任了水运人民委员的叶若夫也被处决。1953年,斯大林死了,紧接着他的第三个重量级鹰犬人物贝利亚也追随他而去。1954年3月13日,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终于在各派势力的推动下成立了。这个委员会实际上还是照搬了当年“肃反委员会”的几乎全部的政治警察职能,只是在规模、人员、管辖范围上更加扩大,更加铺陈。

在前苏联克格勃的历史上,有三个人物对前苏联乃至俄罗斯的政治命运起到过根本性的作用,他们分别是谢列平、安德罗波夫和普京。

众所周知的是,没有人能像谢列平那样被苏共高层一眼看中,并且不次擢拔,一路扶摇。从青年团组织的首领成为克格勃的首脑。然而,谢列平报答赫鲁晓夫的则是积极参与了旨在推翻他的政变,且在政变之后不加掩饰地准备扮演苏共的“储君”角色。当然,他的阴谋很快败露。直到八十年代中期,谢列平还在为恢复自己的党籍而奔走,作为斯大林的“老近卫军”成员的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部长乌斯季诺夫如此回应谢列平的请求:“给他办理养老金退休,已经过分了。”

同样是青年团组织出身的安德罗波夫在五十年代的“匈牙利事件”被赫鲁晓夫等人看中,由此飞黄腾达。安德罗波夫既不同于勃列日涅夫的庸暗,也不同于苏斯洛夫的阴鸷。他有时高昂的论调往往令同僚大惊失色,政治局委员基里连科有一次对安德罗波夫开玩笑说:“如果您来主持中央委员会的工作,我们大家都会失业。”当安德罗波夫上任刚满十天的时候,基里连科被赶回了家。

因为修建胜利纪念碑动用了上亿卢布的花费,安德罗波夫同坚定的盟友乌斯季诺夫吵了起来,但这并不妨碍他从七十年代中期便强力推行“驱逐出境”的政策,将那些公开叫板苏共政权的异见人士从苏联的国土上赶出去,包括著名作家索尔仁尼琴等人。

安德罗波夫不满意勃列日涅夫的僵化、保守,他希望变革,不过,他的这种变革同后来的戈尔巴乔夫又有所不同,他所愿意看到的变革是用极小的让步换取更强的集中。尽管他反对给斯大林恢复原来的名誉,可并不意味着他将会比赫鲁晓夫走得更远,事实上,安德罗波夫统治的一年多时间里,苏联还在从赫鲁晓夫时代继续退步。

毋庸讳言的是,安德罗波夫绝没有像勃列日涅夫和契尔年科那样,人走茶凉,他安排的接班人戈尔巴乔夫让前苏联寿终正寝,如果安德罗波夫泉下有知,不知该作何想?而经他手提拔起来并顺利进入苏共中央委员会的叶利钦则彻底钉死了前苏联的棺材板。

如果仅从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例子还不足以说明安德罗波夫的“鹰眼”,他曾经向戈尔巴乔夫交待,一定要让切布里科夫留在克格勃领导的岗位上,不要轻易将他抛弃。戈尔巴乔夫一开始也是这么做的,提携切布里科夫进入了政治局,可最终还是抛弃了他,选择了克留奇科夫,这就像赫鲁晓夫选择了谢列平一样给自己选择了掘墓人。

1983年的一天,作为苏共中央总书记的安德罗波夫在接见若干名克格勃新干部之余,指着一个年轻人说:“他一定会前途远大。”这个年轻人就是今天的俄罗斯总统普京。

“看着我的眼睛”,到底应该看着谁的眼睛?是看着契卡的眼睛,还是看着人民的眼睛?相信历史自然会作出公正的结论。
  评论这张
 
阅读(260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