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大清江山靠谁守  

2013-06-09 20:2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书约二十万字,着重叙述了清朝自嘉庆年间推行的“新政”与清末满洲贵族为了保全“大清江山”所作的种种努力最后竟付之东流的历史事实。是作者“帝国三部曲”的第二部(第一部《帝国杀戮—清代皇族政治斗争史》已有东方出版社于20081月出版)。

 

 

 

清王朝通过血腥和残暴的手段压服国内各派反对势力,在朱明政权的废墟上建立起又一个具有强烈部族政治色彩的大一统国家。爱新觉罗·玄烨即位后,逐渐改变自清初以来恪守的强硬政策,转而谋求同集权势力的顶层人物的代表们达成部分妥协,在“首崇满洲”这一大原则丝毫不容侵扰的前提下分给汉族地主阶级头面人物“一杯羹”,借以换取他们的支持和理解。与此同时,借助汉族地主阶级的代表人物试图通过“孔孟”诱导满洲贵族走上所谓传统封建思维正规的思路李代桃僵地袭取理学中最为僵化、刻板的教条一举成为桎梏人们思想的“金钥匙”,从而为满洲贵族进一步从根本上整合、收拾乃至彻底征服人心打开了上升通道。

 

 

 

如果片面的强调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还不足以将所有人的视野集中一处。因此,爱新觉罗·玄烨以及他的子孙在长达一百多年的统治中,不断更新政治目标,不断制造新的政治对立面,自然也就不断地吸引各派势力亦步亦趋、步步紧跟。从清康熙十二年开始的平定“三藩之乱”到后来的收服台湾郑氏家族;从雍正朝青海用兵的初战告捷到乾隆时期天山南北两路的“万众归心”,多民族融合下的“天朝”迎来了它的巅峰时刻。向来自命为乃祖真正意义的接班人的爱新觉罗·弘历曾经不无自豪的宣布:“前代所以说亡国者,曰强藩、曰外患、曰权臣、曰外戚、曰女谒、曰宦寺、曰奸臣、曰佞幸,今皆无一仿佛者。”然而,世界整体形势的天翻地覆般地变化令这位自称“十全老人”的统治者成为公元十八世纪中著名的“夜郎”。事实上,即“夜郎”转世的弘历自己也并非全无察觉,在他最后的岁月里,也曾忧心忡忡地注视着“英吉利夷”的动向并敏感地意识到两国之间的种种差距。

 

 

 

其实,弘历的这种认识并没有超脱于他的祖宗的“预见”。爱新觉罗·玄烨早就预言道:“海外如西洋等国,千百年后中国必受其累”。可是,从玄烨到弘历,一百多年间,他们祖孙三代对此问题竟无任何方向性的处理和思考,他们所能采取的唯一方式,只有封堵而已。如果说康熙朝还尚未进入清中期的转型社会,那么,从雍正朝开始,中国的上上下下都将不得不面对这一历史挑战。到得乾隆朝,转型期的萌动已经由不得统治者随心所欲地摆弄,要么顺应潮流,要么逆流而下。恩格斯说过:“管理上的民主,社会中的博爱,权利的平等,普及的教育,将揭开社会的下一个更高的阶段,经验、理智和科学正在不断向这个阶段努力。”如此严峻的课题不要说玄烨、弘历之流,即便是他们身后亲身经历了“洋务运动”的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辈也无法领略到它的真谛。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玄烨预见到的可怕的未来以及李鸿章的那句名言“日本永为中土之患”只能为我们揭示一个真理,那就是发现问题并不可怕,可怕的在于面对问题时的束手无策与坐以待毙。

 

 

 

身披若干异数、政治运气好得出奇的爱新觉罗·弘历的大脑中反复琢磨的道理只有一条—“大清江山靠谁守”?为此,他提出了总方针—持盈保泰。同时,他也为传统政治哲学“顺守逆取”做了最好的注脚。他选择了老实听话、中规中矩的皇十五子爱新觉罗·永琰(即位后改名顒琰)。如果正常地按照规章制度去对一个方面进行管理和说教的话,永琰无疑是一位合格的经理人。但要是让他去面对较之乃父乃祖乃曾祖都从未面临的疑难杂症时,他也只能是一个拆东墙补西墙的高级泥瓦匠。万里江山、天下兴亡不是靠一个“守”能够解决的,事实上也不可能有哪一个人或者哪一套班子能够用一个“守”字来抵御和消解各类问题。不幸的是,永琰和他的继任者都无法破解这一谜团,也自然也都永远在这个谜团的左右打转转,永远在走一条循环往复的老路。

 

 

 

在经历了道光朝的反复折腾之后的大清王朝更加气喘吁吁,它的当家人爱新觉罗·奕詝同样也是气喘吁吁。顒琰、旻宁所面临的还只是“忽悠不下去了”的难题,而奕詝则是连“忽悠”都开始生疏了。奕詝在热河留下的烂摊子让清王朝在它的末路途中短暂地出现了一个十分脆弱的“三驾马车”格局。也就是希腊政治中俗称的“僭主政治”。这种格局既不同于后金末期的“八王共治”,也不同于顺治初年的多尔衮摄政。执牛耳的那拉氏因为法统和法理的缺失,所以一方面高强度地控制权力输出,另一方面则不得不放纵满洲贵族的肆无忌惮,连祖宗时代表面上强调的那一套“家法”都逐渐荡然无存。满洲贵族高层的贪污腐化日益惊人,执政者本身就成了最大的蠹虫。

 

 

 

由于太平天国运动的冲击,清王朝的中央集权体系遭致空前的重挫。那拉氏以及满洲贵族围绕着收权这一主题所展开的种种努力并未因那拉氏的撒手人寰而告终。与之不成比例的则是从中央到地方,越来越人声鼎沸的“分权”、“立宪”呼声的此起彼伏。而此时接掌大权的满洲贵族中的“新秀”们无疑较之他们的前辈更加拙劣,当年英国使节马嘠尔尼的谶语终成现实:“清政府好比是一艘破烂不堪的头等战舰,它之所以在过去一百五十年中没有沉没,仅仅是由于一班幸运、能干而警觉的军官们的支撑,而她胜过邻船的地方,只在她的体积和外表。但是,一旦一个没有才干的人在甲板上指挥,那就不会再有纪律和安全了”。“皇族内阁”的出台与垮台彻底敲响了爱新觉罗王朝的丧钟,袁世凯等原本处于统治高层的“分权派”趁机将满洲贵族们棺材板上的最后一根螺丝拧死。

 

  评论这张
 
阅读(24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