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略谈史识  

2013-10-06 23:0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一个历史票友即历史的爱好者来说,谈论“史识”这么大的题目,有些班门弄斧或者自不量力。但最近因为《没有启蒙,只有起夜》一篇文字引发了一点小争议,涉及到了“史识”、“史学”、“史才”一流的大话题,不禁感从中来,写下些许个人看法。

刘知幾首倡“三长说”,此为不争。关于史识,章学诚进一步阐述道:“史所贵者义也,而所具者事也,所凭者文也。······非识无以断其义,非才无以善其文,非学无以练其事·····记诵以为学也,辞采以为才也,击断以为识也·····。”

由此可知,不论是刘知幾还是章学诚,对于史识的论述都是基本相同的,只不过,章氏在前人的基础上又提炼出另外一种高深的要求,即史德。

所谓记诵、所谓辞采,均可以假以时日,惟独见识却需要一定高度或者说相当高度。所以,章学诚说“击断以为识也”,历史上,“好谋无断”是袁绍们的把戏。史学归根结底是要通过复原历史找到历史能够给予现实最大的营养和教训,这也就是历史的意义所在。而追寻历史真相的过程中,几乎无一例外,都是主观精神在与客观资料做不断的角斗,由此,章学诚才会说出“史所贵者义也、非识无以断其义”的话,追求史学的极致,依靠的正是这种源动力。

有人讽喻温相的一些作品使用的都是历史的“边角料”。其实,这种质疑早已有之,不独温相这种历史票友、业余分子,即便如专业者茅海建辈同样受到类似的指责。早在2007年,房德邻就“公车上书”并康有为有关戊戌史实问题就曾对茅海建的旧作提出这样的说法:“茅先生的立论多以周边史料为支撑,仅为推测;对于一些史料发生误读,所得结论难以成立。”这里所提及的“周边史料”,其实也就是“边角料”的同义词。

关于这一点,茅海建的回答是这样的:“
考证与实证不完全相同,在没有直接史料的情况下,考据学讲究的是曲径通幽,即以间接材料解间接问题,弯曲以达核心。亁嘉之力作,亦有由此途者。这里面为史家所重者乃为,对其直接证明的问题,用的是‘周边史料’还是‘核心材料’。

茅先生的这段话说出了我的部分心声,引用到此,姑为掌征。

事实上,如没有独立精神与自由思想为之辅助而成的高屋建瓴的识见,即使指掌汗牛充栋般的史料、妙笔生花般的文采,仍旧难逃“拼盘”的定论。“面壁十年突破壁”也正是依赖见识的深浅。

顺便提一句关于史学界常说的“一条史料打翻一船人”的典故。这段话的核心涵义指的是发现史料内在价值的功力,也是“史识”范畴之内的,与什么“孤证不立”纯属风马牛不相及。举一个例子,比如42年整风的公开史料,只要稍有志于此的学者想必内中泰半都已阅读且可能熟记在心,但真正能够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由此及彼的迄今为止,唯高华一人而已。什么叫“史识”?这就叫史识。

青春作赋、皓首穷经,那不过是酸儒的旧套筒罢了,绝非真正的史家所屑顾。
  评论这张
 
阅读(19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