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持续的低烧—历史上的“独裁无胆、民主无量”阶段  

2014-11-07 11:0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裁无胆,民主无量是专制的低烧阶段。高烧可怕又不可怕,容易找寻病灶,低烧不断是要出大事的。

高烧要么很快烧死,要么很快找到原因,因为高烧不可能持久。

但低烧则不同。

独裁无胆,民主无量就是典型的低烧。

你让它回到自给自足的状态中去,它不干,因为高速的财富积累和转化已经让它吃够了甜头,可进一步化鱼为龙,它也不干,因为那样可能失去控制。

因此只能在一个怪圈里打转转,而转的越久,底层就越痛苦。

鞭打慢牛,你可以理解,但要到了鞭打病牛的时候,你怎么看?

咱们就说点历史吧。《辛丑条约》签订以后,晚清挣回了一丝余温,同时也悟到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列强要钱不要权,至少可以保障你在满足他们的利益之后稳稳地坐在紫禁城里不动。而“乱党”则不同,既要钱又要权。所以,枪口必须一致对外,不是对准列强的外,而是对准凡是敌视爱新觉罗家族的“外”。

可以去看看自1901年到1911年这十年间的社会状况,用当年的《闽报》上刊登的《论变法宜自变官始》中的话说便是:“豺狼当道,雀鼠为灾。铜山可倾,欲壑无底。”

与清政府的狂捞遥相呼应的是,清军的大肆扩编,1905年,计划全国编练新军三十六镇,限期完成,袁世凯率先告捷,很快编成北洋六镇。要知道,这三十六镇的武装到牙齿的新军绝不是对外抵御列强的利刃,而是宰杀“不从命”者的屠刀。

在这一时期,清政府的公开收入大大增加,“国力”明显提升。所谓“新政”的推出,令之前苟延残喘的经济忽然注射了强心剂。

可惜的是,这一切的枢纽都系在了一个叫那拉氏的女人的裤腰上,她的风烛残年没有帮大清王朝继续走下去,特别是她死前的“私心自用”及时了断了爱新觉罗·载湉的小命,更让清王朝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注】(关于光绪皇帝的死因,中国法医根据现代科学手段检验,已经得出其人死于砷中毒的结论。此前,启功的口碑资料也间接证实了这一点,只是中国的某些历史研究者一直没有正视启功的旁证,不知是什么样的文化底蕴,让这些历史研究者总喜欢给独裁者们穿上不该有的底裤而自鸣得意。)

虽然历史不能假设,但那拉氏的手段明显在载沣、奕劻、那桐等人之上,大局是否彻底糜烂很大程度上也就取决于这一偶然性。其实,溯至白莲教川陕大起义那天起,清王朝就已经处于低烧阶段了,之所以始终维持局面,端赖于诸如德楞泰、勒保、林则徐、陶澍、曾国藩、左宗棠、肃顺、文祥、荣禄这些退烧药们的支撑。如果不是那拉氏和载湉脚前脚后的嗝屁,如果不是载沣等人未能拖住立宪派,那么,我们今天看到的辛亥革命一定不是这副模样。退一步说,即便是今天这副模样,武昌起义打枪的乱兵们何尝不是来自于清王朝体制内的力量?最终为清王朝送终的袁世凯、徐世昌们何尝不是清王朝体制内的核心层?且袁世凯接手后又何曾停止过低烧?

顺便说一句,袁世凯称帝不是错,错只在非要“皇帝”这个虚名,后人将袁说成“操莽”之流,不够准确,至少与曹操无法比,曹操说:“不可慕虚名而处实祸。”还说:“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矣。”道理很简单,“善作者不必善成, 善始者不必善终。”想要鱼和熊掌兼得,最终也只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挑出袁世凯的这个例子还是在说明一个话题,内因不起作用的话,一切外因都只能算作幻觉。
  评论这张
 
阅读(1319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