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西晋司徒何曾的“远见卓识”—有空多去读点《晋书》和《隋书》  

2014-06-05 10:10: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照孙登的意见,嵇康大抵属于“才大于识”,那么如此一说阮籍则才大识也大,他用放浪形骸来躲避屠刀和收买,司马昭没啥具体感觉,可司马昭身边的何曾却要拍案而起了。何曾说:“宜摈四裔,无令污染华夏。”可见其人“清污”力度之大。这条是《晋书》中记载的,《通鉴》记载的更多了一句话,是何曾说给司马昭听的:“(公方以孝治天下,而听阮籍以重哀饮酒食肉于公座)何以训人?”《晋书》中不载“何以训人”这句话,《通鉴》则提到了。如此可以看出,何曾多少还有点“春秋责备贤者”的意图。

至于司马昭的态度,《通鉴》中说:“昭爱籍才,常拥护之。”而《晋书》则多了一句话:“帝曰,‘此子羸病若此,君不能为吾忍邪!’ ”显然,司马昭对于何曾的“撒娇”是很满意的,事实上,只有宠臣才能在主子面前这般撒娇。正因为有了司马昭对于士林人物的整肃运动的全面提升的大背景,何曾凡事左三分才会恰到好处以至于“青史留名”。

不过,如果仅仅有了撒娇的记录的何曾或许还没有到了让司马温公“垂笔”的地步,关键在于何曾党的晚年的“预见”的准确性已经到了“一语成谶”的地步。

在司马炎称帝并且平天下后,何曾位置人臣,成为“八公”之一。他在朝堂上歌功颂德之余回到家里却大吐真言:“国家应天受禅,创 业垂统。吾每宴见,未尝闻经国远图,惟说平生常事,非贻厥孙谋之兆也。及身而 已,后嗣其殆乎!此子孙之忧也。汝等犹可获没。”何曾作为核心层成员,亲眼看到开国皇帝司马炎在他们面前谈论的不是国家大事,而是鸡毛蒜皮,在他看来,这种做法无异于昭示着晋国未来的走向,他何曾已然老了,可子孙后代的隐忧则摆在眼前。因此,何曾又对孙子辈的说了一句狠话:“此等必遇乱亡也。”翻译过来就是说:“你们就等死吧!”

何曾的孙子何绥后来果然死于非命,而史书上记载:“永嘉之末,何氏灭亡无遗焉。”难怪何曾的后代何嵩哭着喊着称赞他的祖宗何曾:“我祖其大圣乎!”在《通鉴》中,司马温公则给改为:“我祖其殆圣乎!”虽然一字之差,虽然司马温公将其降级为“殆圣”,但老头子也承认何曾:“何曾讥武帝偷惰,取过目前,不为远虑;知天下将乱,子孙必与其忧, 何其明也!”
也正是这位“远见卓识”的何曾,虽然眼见着晋武帝一天天烂下去,自己竟也乐此不疲,所谓“食日万钱,犹曰无下箸处”,一天吃饭钱上万,竟然说没啥吃的?他儿子何劭比他还要猛,翻上一倍,一天两万。到了孙子何绥这一代,仍旧奢侈过度,王尼总结道:“居乱而矜豪乃尔,岂其免乎!”有人劝王尼小点声,免得被何绥给算计,王尼笑道:“何绥听到我这话的时候,已经嗝屁了。”后来发展的形势跟王尼说的一样。而王尼本人虽然虽然志趣高洁,最终也没有逃脱跟儿子一道饿死的悲剧。可见,乱世来临之际,不论公子王孙还布衣百姓,都是一个下场。

  评论这张
 
阅读(232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