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三十元一顿午餐和五角钱一个包子的故事   

2015-12-13 09:03: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大学的时候,老师最喜欢说的一句套话就是“盘活存量,用好增量”,具体问起来都是玄而又玄的东西,不得要领。后来看了两部老电影,知道了这句“盘活存量、用好增量”的深水程度。

一部是马晓伟主演的《开枪为他送行》,里面有一组镜头,说是在上海的某地,突然因为要抓捕某个要犯,封锁了几条街道,被堵在街道不能回家的人们饥肠辘辘,这时候,伪警察出现了,手里提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放了大饼和油条,一根油条要一块钱,一个大饼也很贵,人言啧啧,可伪警察不在乎,不吃你们就饿着。

再一部是赵尔康主演的《归心似箭》,里面也有一组镜头,说的是在窑下干活的穷工人们到了发工钱之际,工头一改往日狰狞的面孔,拿着几包香烟来兜售,于是刚刚发到手里还没来得及热乎的那点子工钱又将给拿走了一半。

事实上,“盘活存量,用好增量”同样也时时刻刻地体现在历史的进程当中。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奉命主持经济工作的陈云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多赚了钱,我就想办法拿回来。”

具体怎么拿呢?就在存量和增量上想办法。陈云提出三个办法,其中第三条比较显著,拿出大约价值4000-5000万元人民币的山珍海味等高级副食品去卖,价格要贵一点。陈云说“贵一点”,实际上就不是“贵一点”了。

原司法部副部长李运昌的儿子李惠仁(后任中纪委委员)在六十年代初是中尉军衔,职务是某军工厂的军代表,当时找军人做对象是非常时髦和实惠的事,街上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大尉太老,少尉太小,上尉难找,中尉正好。”李惠仁和他的未婚妻到哈尔滨太阳岛去玩,吃了一顿饭,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几两米饭,一个拳头大小的‘鸡’(很有可能是乌鸦做的冒牌货)和两碗汤”。感觉则是“花钱买罪受”,吃的不好是肯定的,花钱之多也很让人咋舌。究竟花了多少钱呢?李惠仁没说,但按照1962年太阳岛公园饭店的牌价推断,这顿饭的总价格应该在25元-30元左右。也就是说一顿饭干掉了一个一般工人的一个月工资。所以,今天有人在惊叹青岛大虾如何昂贵时,我们只能笑话他们“数典忘祖”了。毕竟一只深度怀疑为乌鸦的拳头鸡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攀爬到大虾之上的价格了。

其实,李惠仁的“拳头鸡”如果放在徐铸成面前的花生米,恐怕又要落败了。也是在组织一直贯彻号称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徐铸成(《文汇报》总主笔)领着大孙子逛街,孙子要吃花生,老徐一问,两毛钱一包,孙子实际是祖宗,祖宗发话了,爷爷自然要照办,老徐后来回忆说:“咬咬牙,摸出两角钱,给他买了一包。”老徐自己还数一数,一共十五粒半,老徐是一个爱吃花生的主儿,面对如此奇货可居的花生米,居然强忍口水。哪知道吃了花生米的大孙子吃高兴了,还要吃静安寺的肉馅包子,老徐再一问,区区一个肉馅包子要半两粮票,五毛钱,这样子,即便祖宗再不高兴,爷爷也强行将其拉走。

陈云的这一招让很多人的钱重新回到了组织的手中。后来谢富治公开批陈云:“陈云懂什么经济?还不是卖花布、炒肉片。”可是,老谢话音未落,上边飘来一句“纶音”,—“还是这个办法好”。文革中,干部降价,但物价持续高涨,既然没有了增量,“盘活存量”就成了唯一,而且,越盘越多,几乎成了盘丝洞。

要不怎么说苏区的语言就是牛逼呢,盘活存量,最要紧的是一个“盘”字,武功中最高最狠的一招就叫“枯树盘根”,也就是连根拔起的意思。想想看,连根都拔起来了,你还能剩下什么呢?以前总有人说怪话说输的就剩下一条裤衩了,可枯树盘根之后还有裤衩吗?就剩下一根几把了还有几根毛了。江西人说:“剩个吊毛灰啊。”就是啥也没剩下的意思。多么神奇的语言啊。

如今,“盘活存量,用好增量”再次出现在大舞台上,不由得不佩服雷锋精神之遍地开花,说白了雷锋精神不就是不忘本吗?


  评论这张
 
阅读(16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