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小诸葛”杨宇霆—挤走冯德麟   

2015-12-30 22:5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作霖一上任,就任命杨宇霆为陆军二十七师参谋处处长,将其划进了自己的小圈子里。杨宇霆在参谋处处长任上为张作霖立了不少新功,其中最大的一件便是挤走冯德麟。

冯德麟虽暂时推举张作霖,但内心始终不甘人下。名义上冯德麟是奉天军政两界的第二号人物,但实际的排场却并不比张作霖差,他的二十八师师长公署同张作霖的督军公署一样气派,举凡军政要务,张作霖照例也同样让人送给冯德麟一份。可是,日子久了,冯德麟反而先受不住了,他是绿林出身,这些个繁琐、细密的文字材料每天要集中过目一大批,先不说看得懂看不懂,就这个数量他也扛不住。后来他不得不告饶,对张作霖说:“有什么事,只要兄弟看着对,就放手作去,不必问我。”张作霖拿到冯德麟这个“口实”,很多事就更加放开手脚了。不过,即便如此,有些公文还是照旧送到冯德麟府上,当然,这些都是无关宏旨的鸡毛蒜皮,套用后来的那句名言便是“大事不汇报,小事天天送”。



这个小把戏很快就被冯德麟的手下给拆穿了。他们怂恿冯德麟也搞一个公开的办公处,叫军务帮办公署,也跟张作霖的公署同样规格,设立四个处。冯德麟就跟张作霖提出来了,张作霖满口答应,并且当着冯德麟的面给北京去电报申请,哪知道北京回电一口否决。气得冯德麟干脆在北京设立了一个二十八师驻京办事处,办事处直接同黎元洪、段祺瑞挂上钩。举凡北京有何大事小情,二十八师驻京办事处都给冯德麟呈递最快的消息。张作霖问杨宇霆咋办好?杨宇霆出了个釜底抽薪的主意。冯德麟驻扎北镇,北京来的电报都要通过奉天电报局拍转给北镇电报局,只要拿下奉天电报局,那么,冯德麟的老底儿也就不难摸清了。张作霖于是派吕永恩担任奉天电报局局长(督办),轻而易举地获悉了冯德麟同北京之间的联络内容。而且,最关键的在于张作霖发现冯德麟与黎元洪之间的来往比较密切,这就给张作霖日后巧妙利用黎元洪、段祺瑞“府院之争”为自己开道埋下伏笔。

张作霖甫一上台,亟需人才辅佐,袁金铠、杨宇霆先后向张推荐了王永江、姜登选等人,其中王永江很快被擢升到奉天警务处处长的位置,引起了旧日的绿林把兄弟汤玉麟等人的不满,甚至一度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冯德麟一看有了机会,立刻运动汤玉麟“玩真的”,公开同张作霖叫板。其实,汤玉麟原本还没有想到这一层,除开冯德麟的“撑腰”,汤的外甥刘景双夫妇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刘景双管汤玉麟叫“姨夫”)刘景双本人就是革命党留在东北的钉子,刘景双的妻子郑梅生又是辽西匪首杜立三的未亡人,这两口子的共同交叉点就是必须干掉张作霖。因此,他们在与张作霖翻脸这件事上出力最多,刘景双还提出“大不了再进山”的自断后路的绝招。



汤玉麟反目的消息很快传到杨宇霆的耳朵里,他马上去见张作霖,主动提出可以通过他的关系直接与段祺瑞的重要亲信徐树铮取得联系。张作霖高兴得直拍大腿,连说这是“双保险”。为什么是双保险呢?张作霖有个幕僚叫曾有翼,是国会议员,在国会内部搞了个小团体,尚友会,成员都是东北籍的议员,尚友会的费用由张作霖负责,每月一千元,都交给曾有翼打理。此后,曾有翼又通过人与段祺瑞的“四大金刚”之首的靳云鹏搭上了关系,靳云鹏额外资助尚友会每月伍佰元。如今情急之下,张作霖动用了曾有翼这层关系,已经与段祺瑞取得了联系。而杨宇霆又提供了徐树铮的沟通渠道,无形中如虎添翼,因而张作霖管这个叫“双保险”。

事实上,张作霖还有一道保险,这是杨宇霆等人所不知的。冯德麟麾下有两个旅,一个是55旅,旅长张海鹏,一个是56旅,旅长汲金纯。张作霖专门做通了汲金纯的工作,一旦开打,冯德麟最多只能调动一个旅。此外,吴俊升也向张作霖拍了胸脯,保证冯德麟要是动手的话,他不会站在干岸看风景,“一定站在大帅这边”。紧接着,北京段祺瑞的电报也到了,要求张、冯两部安静为主,各回防地,不得轻动。表面上是各打五十大板,实则向着张作霖。在多方力量综合对比下,冯德麟不得不败下阵来,汤玉麟也被撤销旅长职务,挂了个闲差。这一场较量前后不过两个多月,冯德麟跌了个重重的大跟头。



张勋闹复辟,冯德麟跟着凑热闹,准备借机“翻本”,哪知道输的更惨,他本人在天津车站被捕。二十八师顿时乱了营,张作霖就势将二十八师正式纳入自己的管辖范围内。不过,到底念及绿林时代的交情,张作霖亲拍电报给段祺瑞,要求释放冯德麟。杨宇霆得信,唯恐张作霖放虎归山,又追拍一电告知徐树铮“雨帅去电释冯,非其本意”。徐树铮以国务院秘书处的名义给张作霖再拍一电,询问其真实意图到底为何,张作霖继续会同二十七师、二十八师旅团以上军官联名作保,北京这才释放了冯德麟。张作霖通过杨宇霆找到徐树铮,先安排冯德麟做了段祺瑞政府的高级顾问,给老冯头挽回一点面子,同时也是“缓兵之计”,严防他立刻回奉天,重出江湖。而张作霖这边尽管已经吞并二十八师,却不急于露脸,只是将汲金纯坐升师长,既补报了当日汲金纯的“站队”,也不至于格外刺激冯德麟旧部。1920年6月,在张作霖的疏通下,北京任命冯德麟为“三陵承办盛京副都统兼金州副都统”,负责掌管前清的福陵、昭陵和永陵,因这三块陵地占地宏大,租税丰厚,冯德麟虽在政治上不可能再有任何施展的空间,却在经济上获得双倍的补偿。

汤玉麟尽管一时负气而走,后也被张作霖重新召回,安排了要职。在处理冯德麟、汤玉麟一事上,颇能反映出张作霖整合奉系军阀内部的原则和手段。诸如刘景双这样的“反骨”,张作霖自是格杀勿论(后刘景双被张作霖捕获,就地处决,其妻郑梅生抑郁而终)。而类似冯德麟、汤玉麟这些起于微细之间的“老战友”,则能安抚就安抚,即便翻脸,也是“决而不裂”,用张作霖自己的话说,就是“打断骨头连着筋”。而这一点,也正是奉系军阀较之直系、皖系等其他派系得以存活略久一点的主要原因。反观杨宇霆在该事件中的态度、手段,则或多或少折射出其人日后的命运。
  评论这张
 
阅读(18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