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帝国死局—第一章:“拆白党”下山  

2015-03-01 22:33: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续前

一部中国封建史其实就是“噩梦成真”的典范。往往都是“怕什么来什么”。当年陆游、辛弃疾他们念兹在兹的是“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或者“要挽 银河仙浪,西北洗胡沙”,结果等来的是临安陷落,崖山跳海。明末诤臣杨廷麟弹劾杨嗣昌的奏折中有一句话让明思宗朱由检恨得牙根都痒痒:“夫南仲在内,李纲 无功;潜善秉成,宗泽殒命”,这是摆明将“大明”看作“南宋之续”。可惜的是,居然又成真了,1644年的中国比起1127年的中国可是“热闹”多了,爱 新觉罗品牌的“满洲专制王朝”比起完颜氏的“大金国”可是“出息”多了,套用一句老话就是:“拆白党下山”。

从明初算起,辽东就给革去州县,实行都司卫所制,类似于“兵团制”,半军事化管理。随着军屯的被破坏,加之大灾异不断,辽东地区的经济陷入持续低谷。辽东 的地方官也无比贪婪,即有“三害”之说,具体指的就是李成梁、高淮和赵楫。李成梁镇守辽东三十余年,“全辽商民之利尽笼入己”,兄弟子侄布列要津。宦官高 淮的全部头衔是—“大明国钦差镇守辽东等处协同山海关事督征福阳店兼管矿务马市太府”,相当于明朝中央政府在辽东地区的“总政委”。当时的人骂高淮是“辽 人无脑,皆淮剜之;辽人无髓,皆淮吸之”。辽东巡抚赵楫则是李成梁、高淮的“白手套”。这三人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宋一韩在《直陈辽左受病之原疏》中公开 讲:“辽左有三患,而建夷不与焉。”也就是说这三个人的祸患程度远远超过女真人的危险。因为高淮等人的盘剥,民变日益增多,特别是还激发了前屯卫的兵变。 以至于出现了这样的怪现象—“生于辽,不如走于胡”【注】

对待女真人,明朝政府采取了“羁縻”的办法,也就是“分化、改组”。“分其部落。则其弱易以制。别其种类。则其间易以投。使之人自为雄。各相为战。所谓夷狄相攻。中国之利也”【注】说穿了,就是“挑逗群众斗群众”,这是自唐宋以来治理“老少边穷”地区的“传家宝”。“羁縻”的核心就是束缚,女真人的经济刚刚有了点起色,明朝政府就跑来打压,女真人的头领刚刚有了点自觉意识,明朝政府就跑来镇压。明朝的如意算盘就是让女真人始终处于一种“忙时吃干,闲时吃稀;不忙不闲,半干半稀”的状态,让他们一直为了追求温饱而奋斗终生,如此一来,自然也没有了精神头去造反。和明朝唱双簧的还有朝鲜,多次发兵剿杀女真人。这样的“双管齐下”,女真人的困境可想而知,朝鲜人自己的史料中都记载说:“计活艰苦,未得聊生,肆就求衣”。【注】这段描述是发生在明朝宣德年间的事,明朝的“永宣之治”历来是被“跪舔”的御用文人们吹捧为“盛世”的,想想看,盛世尚且如此,其他不问也知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1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