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帝国死局—“儿童团”准备动手了  

2015-04-06 03:30: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封建王朝的接班原则是“有嫡立嫡,无嫡立长”。这虽说是封建礼法的延伸,但也是一条薄弱的试图用年龄的顺序来限制本已法力无边的集权体制的纸锁链。然而,千百年来,挣脱乃至砸碎这条锁链的帝王们层出不穷,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的“废长立幼”的悲喜剧。

 

 

为什么会经常出现“废长立幼”,青睐“儿童团”的现象呢?道理很简单,“儿童团”顾名思义,还在成长期,可塑性强,听招呼,易于播弄,特别是对于一些开国皇帝或者起家比较阴暗的在位者们,“儿童团”不熟悉他们的发家史,更容易造成个人崇拜。以李唐为例,唐代皇长子或者年龄较长的皇子在“接班人”的位置上多半没有站住,从开国的太子李建成算起一直到末代的唐昭宗的嫡长子李裕。其中李贤、李瑛都是因尾大不掉从而被得位不正的老娘、老爹废杀。到了清代,皇权统治空前高压,皇帝老儿更不允许身边随便就睡个“赫鲁晓夫”了。而接班人本人也因此牢骚满腹,例如康熙朝的皇太子爱新觉罗·胤礽便公开叫板说:“古今天下,岂有四十年太子乎?”鉴于这些历史教训,弘历从一开始就很注意驯化接班人的个性,刻意造就一个乖孩子的形象,颙琰也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诞生”了。

 

 

除开上述原因外,还有一条比较隐秘的因素并不常为人道及。那就是“儿童团”的入选有利于皇帝老儿自身的安全。说起来,还是十六国时期的割据暴君石虎讲了句大实话:“吾欲以纯灰三斛自涤其肠,何为专生恶子,年逾二十辄欲杀父!今世方十岁,比其二十,吾已老矣。”作为一个亲手干掉两个亲生儿子,几个亲生孙子的老头子到了晚年居然发出这番感慨,令人颇觉不可思议。但结合后来的历史,应该承认这是经验之谈。北魏的创立者道武帝拓跋珪、隋朝的建立者隋文帝杨坚都是因为没有按照石虎的“既定方针”办,结果都给儿子们提前处理了。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弘历祷告“上帝”的“倘非大意所属,则速夺其算”也就可以理解了。中国传统的宫廷政治的血腥让人伦成为一种奢求。

 

 

然而,弘历们千算万算,没有料到在他们身后,他们亲手选择的“儿童团”们并不那么听话,并不那么顺从,甚至并不是他们偌大“家业”的合格继承人。

 

 

随着老头子的撒手西去,“市恩”一说自然也给埋进了历史的垃圾堆。颙琰迫不及待地急招老师进京,其目的不言而喻。朱珪也不负主子学生的一片厚望,人还在途中,《施政纲要》已经递上去了。该纲要最要紧的就是八个字:默运乾纲,雱施涣号”。这八个字翻译过来就是:“来硬的”。朱珪自己也说得很明白:“阳刚之气,如日重光”。当了多年的“儿皇帝”,终于可以“翻身农奴把家当”了。而所谓“来硬的”,矛头指向也是非常清楚的。因此,这份《施政纲要》一旦提交,颙琰相当重视,朱珪到京被马上进入状态,“时召独对,用人行政悉以谘之”。师徒二人是典型的“策划于密室”,连军机大臣在内都不知道这爷俩见天的嘀咕了些啥。但很快谜底开始揭晓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