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政治运气—让崇祯想死的一句话   

2015-08-16 08: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毛生前最爱说过的一句话是:“麻将十三张牌,基本靠手气。”手气说白了就是运气。如果在在特定的语境下,“运气”也可以被称作“政治运气”。有些民俗的玩意儿,一旦按上了“政治”二字,立刻形象高大起来,须得“仰望才行”。

在之前的一篇文章里提到崇祯于老太妃处睡醒了说过的一段话:“神祖时海内少事;今苦多难,两夜省文书,未尝交睫,在太妃前,困不自持如此。这是朱由检感慨自己的“政治运气”不如他爷爷朱翊钧。其实,不仅不如他爷爷朱翊钧,就连他发牢骚的对象,这位年迈的刘太妃的运气也不是朱由检可以望其项背的。老太太只是因为同朱由检的奶奶并肩战斗过,因而在天启、崇祯两朝受命护理“皇太后印玺”,成了代理奶奶。老太太死于崇祯十五年,享年八十六岁,比武则天还能活,且提前两年告别了风雨飘摇的大明朝。这运气,朱由检能比吗?

但朱由检没有想到,他的运气如此之糟,竟然还有人羡慕他。南明的“开国皇帝”朱由崧就很羡慕崇祯。南京被干废以后,朱由崧给手下田雄背着送到清军帐下,一路上,任凭朱由崧哀求还是唾骂,田雄就是那么一路小跑,朱由崧在田雄脖子那里狠狠咬了一口,就这一口居然成全了田雄的后代的政治待遇。田雄死后,清廷给他的规格一般,追悼会上明显没啥大人物出席。后来到了乾隆时代,爱新觉罗·弘历不干了,马上追封田雄为一等侯,而且世袭。

满清本来答应说一旦发现了朱明王朝的嫡派子孙都可以“一体恩养”。事实上差距很大,崇祯的太子朱慈烺被找到后连同朱由崧以及南边投降的潞王等人一道给砍了脑袋。朱由崧死后被南明第二代皇帝追谥为“安宗简皇帝”。连同帝号和庙号也不如朱由检,朱由检死后有好几个谥号和庙号,比如庄烈帝,比如怀宗,比如思宗,比如毅宗,这在末代皇帝里属于头一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溥仪死的时候虽然身边的人比朱由检嗝屁时多了两个,但没有举行任何规模的追悼仪式,主任提出要给修个陵墓,被溥仪的亲属给否决了。追悼会是1980年5月补办的,且参加的人员中没有“常委”。

可是,朱由崧的运气又让人羡慕了。他的下一任皇帝朱聿键就很羡慕朱由崧。朱由崧好歹在北京城里给“恩养”了一段时间,养的不错,最后尽管是杀掉,可满清的刽子手很讲究,动作很快,几乎没有痛感,就一命呜呼了。这运气,朱聿键就没有享受过。首先,干掉朱聿键的不是满洲人,而是汉奸,侦缉队那路子的。其次,朱聿键不是一刀毙命(朱由崧的死法还有一种说是被弓弦勒毙的,类似于中国人民前老朋友萨达姆),而是乱箭穿身。朱聿键生前多年被崇祯给高墙圈禁,一朝放出来了,不学好,非要跟志在统一中华大地的先进生产力—大清朝对抗,结果下场很惨。不过,还有谥号和庙号。绍宗襄皇帝。绍是继承的意思,襄是动武的意思,虽然朱聿键生前给郑芝龙家族搞的窝窝囊囊,死后又是继承,又是动武的表彰,貌似在末代皇帝中也不多见。

然而,这样的运气还不算最坏的,至少年号永历的永明王朱由榔就很羡慕他。朱由榔当了号称十几年的皇帝,但始终处于颠沛流离状态中,朱由崧好歹端坐在南京城里,朱聿键好歹端坐在福州城里,可朱由榔最后终于找到了可以端坐的地方—缅甸。可惜缅甸军方发生了政变,掌权的新老大把他给办了移交,因为清朝开展了“猎猪行动”,负责总行动组的是吴三桂,吴三桂就把朱由榔送回国去,游了一趟街,朱由榔没有烈士的风采,既没有大骂敌人,也没有作诗,诸如什么“带镣长街行”一类的作品。吴三桂的意见是砍头,清廷的特派员们觉得还是勒毙比较好。朱由崧当年是给田雄送到清军门前的,清军也暂时按照恩养的制度给收下了;朱聿键是被汉奸侦缉队追杀的,到底属于因公殉职;唯独这位永历皇帝朱由榔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引渡回来的犯罪嫌疑人且回来就给直接弄死,连程序都不走,窝囊到了家。而且,引渡他回国的也不是什么“大国崛起”,居然是蕞尔小邦的缅甸。

本来朱由榔这般厄运已经令人叹为观止了。哪知道,若干年后,他的大侄子的点子更背。清康熙四十五年,化名王士元的朱慈焕被捕,其年已然七十多岁,子孙满堂。经过指认和比对后,被儿子们封为“仁皇帝”的玄烨老儿也赤膊上阵了,将朱慈焕凌迟处死,子孙一律斩决。行刑之日,让王士元先看子孙死在他的面前,这待遇跟朱由榔一比,朱由榔是不是该觉得倍儿幸运?

朱明王朝的皇帝的政治运气为何越来越差?一句话,形势比人强。在封建集权制度下生存的所有人等,其实都是平等的,他们唯一的政治运气就是先走一步。“寿则多辱”正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因此,朱由检应该永远感谢景山那棵歪脖子树,朱由崧应该永远感谢那刽子手挥舞的屠刀,朱聿键应该永远感谢那飞来的横箭,朱由榔应该永远感谢那细腻的弓弦。到了王士元这里就不好具体感谢谁了,只好感谢那苍天,那大地,那浮满浓雾的苍天,那四处盐碱的大地。

  评论这张
 
阅读(26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