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斯大林他妈问斯大林:“中央书记是多大的官?”   

2016-11-01 08:00: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次勃列日涅夫请他老娘去看他的新房,房子布置的很豪华。总书记不无得意地问老太太观感如何,老太太说:“列昂尼德,好是真好,但我有点担心。”总书记就问老娘担心什么。老太太说:“万一有一天布尔什维克回来了怎么办?”

作为苏共中央总书记的老娘居然问共产党回来了咋办,这显然是个笑话。但接下来发生的这段故事就不是笑话了。

1935年10月17日,在联共十七届中央全会上当选为联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组织局委员、书记处书记的斯大林去看望了他老娘叶卡捷琳娜·朱加什维利。斯大林当时尽管没有继续联共十五大和十六大的模式成为联共中央总书记,但在政治局、组织局和书记处中,斯大林都排名第一,也就是换汤不换药的总书记。当然,正式官称是“中央委员会书记”。

终生信奉东正教的朱加什维利老太太并不清楚儿子到底当了多大的官,只是看到警卫随从乌央乌央的。就不禁问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斯大林回答:“中央书记”。老太太又问:“中央书记是多大的官?”斯大林问老娘还记不记得沙皇?老太太当然记得。斯大林于是就告诉老太太说:“中央书记就跟沙皇差不多。”

老太太终于明白了中央书记是什么的干活了。等到斯大林走到门口时,老太太感叹一声:“可惜啊,他(斯大林)到底没有当上神甫。”在老太太的眼中,东正教的神甫无疑是最为圣洁的象征。可她哪儿知道,尽管儿子没有当成东正教的神甫,却成了另外一个教派的教皇。

无独有偶的是,若干年后,法国文化部部长马尔罗采访大毛时,问过大毛,是不是把自己看作是中国最后几个伟大皇帝的继承人。大毛肯定地说:“当然我是他们的继承人”。

御用文人们总是喜欢给他们的主子涂抹各色的油彩,将其狰狞的面目罩上华丽的外套。反倒是有些颇具个性的主子偶尔之际不惮以真面目示人。斯大林和大毛无疑是他们中间的比较有特点的两位。

十多年前,有人写过一篇《苏共亡党十年祭》,因为属于命题作文,所以也很难写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苏共之所以能亡党,而盐碱地至今还在活蹦乱跳,答案其实很简单,就在斯大林和大毛各自诠释自己的官衔之中。

俄国自彼得一世改革到叶卡捷琳娜二世的突击再到亚历山大一世的猛进,说到底是要追随欧洲前进的步伐。在这一系列过程中,封建专制的毒素一方面逐渐消退,另一方面则被近现代专制主义所取代,直到列宁斯大林时代才基本完成了现代专制的基础模式。说的通俗点,苏俄的现代专制的基石不是由最凶残最落后最残暴的封建奴隶制作为最广泛的铺垫而成的。也就是胡适眼中的“有面包无自由”。因此,一旦有一天面包成了问题,大家当然要起反了。

然而,盐碱地自古以来的深厚夯实的残忍的封建宗法与现代专制一经结合,很快锻造成新版的空前强化体系,所谓的“既无面包也无自由”。有的只是泔水,俗称猪狗食,即便是这样,也要“忙时吃干、闲时吃稀、不忙不闲、半干半稀”。但是,盐碱地上的屁民却从来都是甘之如饴。只有到了一天连猪狗食都吃不上,这才想到起反。而起反的目的无非是换一个喂猪的而已。所以二毛才会总结说:“老百姓只要有一口饭吃,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盐碱地的现代专制主义发展到顶峰阶段的表现形式是上层完成家族化的更替,基层完成黑社会化的布控,基本消灭中间层,普通屁民只有服从的份儿。这也正是盐碱地不同于苏共的地方,也正是它“顽强”的“生命力”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191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