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明朝末期的“三不知”  

2017-12-19 10:31: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万历二十五年,明吏科给事中戴士衡在议论朝政时说过这么一番话。他说:“当今事势,其不可知者有三,天意不可知、民心不可知、气运不可知。”老戴的级别并不高,也就是个县团级,但因为一则人在组织部门,二则给事中不比旁人,属于可以犯颜直谏的主儿。也正因为这样,他说出的这个“三不知”在当时便很有些影响。而随着明朝的日渐衰亡,“三不知”遂在盐碱地历史上治乱之道中占有一席之地。

所谓天意不可知,通俗的说,就是老大怎么想的不知道;所谓民心不可知,就是老蔫怎么想的也不知道;所谓气运不可知,就是老天怎么想的更不知道。

我们常说血液畅通,四体通泰。人是如此,社会也是如此,高层只有同下层保持互动和理解,整体运行才能保证在良性的轨道上,否则就该出问题了。而且,一出还就是大问题。

盐碱地自古以来逢乱必有三部曲,第一步曰民乱;第二步曰民变;第三步曰民反。

何谓民乱?说白了,就是不听招呼了,一句话,猪狗牛羊会哼哼了。你说的对与不对,大家都不信了。社会信用体系的瓦解必然会导致下一步,即民变。

何谓民变?也就是社会群体事件。会哼哼唧唧的猪狗牛羊们不满足哼哼了,开始学会尥蹶子了。等到他们发现尥蹶子也不管用的时候,就出现了民反。

我们都知道,万历二十五年上距张居正改革才过去了十五个年头,何以戴士衡就如此“危言耸听”了呢?

一般的看法都归结为明神宗朱翊钧的昏聩和颟顸,不郊、不庙、不朝,数十年如一日,的确罕见。可是,祸根却并非在朱翊钧一人身上,或者说,祸水的流淌其实早已开始,只不过到了朱翊钧这里属于“横流”的那种。

所以,我们说戴士衡用“当今事势”实在概括的不够全面和准确,应该用“从来事势”四个字。

天意不可知,封建帝王本身就秉承“法在不可见,道在不可知”的信条,神秘才会产生所谓神圣,天天见面的不是大皇帝,是大宝SOD蜜。而另一个角度也说明身为老大,其实也是心中无数,自然也就“不可知”了。

民心不可知,从秦皇汉武算起,哪一朝哪一代的帝王将相们真正关心过民众想什么?这就譬如主子们会去探究猪狗牛羊们琢磨什么吗?

气运不可知,盐碱地根本就没有未来,如何有什么气运可言?

戴士衡们讲出这些道理的同时都抱着能够“挽狂澜于既倒”的梦幻,殊不知,接下来的惊涛骇浪把包括他们在内的所有人都卷了进去。等到下一个平静出现时,倏然已百年有余。




  评论这张
 
阅读(152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