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周恩来的警惕与日本人的麻痹   

2017-06-26 04:1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往人们往往追念周的细致入微的料理,因为缺乏独立思考,总以为这样的素质值得夸赞,更没有进行有效的对比,今天借这个机会,我们不妨重温两则范例,让大家做一认真的比较。

1949年3月下旬,负责安排劳动党进入北京城的方文在得知包括毛周在内的很多巨头谈话可能延至深夜的消息后遇到了一件小事。给毛开车的司机临时肚子疼请假。方文就同意这位司机先行会宿舍休息,次日一早再来。方文特别提到毛的专车是防弹的,这在当时属于顶配。

在上车时,周问了方文一句:“主席的车呢?”方文回应是司机病了。周当时没说什么。在香山寺下车后,周找到方文质问道:“你为什么准许主席乘坐的那辆车的司机休息?”方文回答:“他病了,考虑夜深了,中央首长不一定用车了,就答应了他。”周毫不放过地继续追问:“为什么不先问我一下呢?”接下来的是周的一大段批评,都是老套路老调门,不必照录。

事实上,周所担心的无非是给毛开车的司机因为没有经过他的允准,进行了所谓擅自的“休息”,万一这个人走漏了毛的行踪怎么办?而且因为没有他在场,毛没有用上防弹车被偷袭了怎么办?

记得劳动党最喜欢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相信群众相信党”,群众在前党在后。况且,这位给毛开车的司机并非一般意义上的群众,是经过严格筛选和考查的,其背景应该纯之又纯。然而,一旦关系到他们几个人的安危时,同志不见了,兄弟也不见了,甚至连群众都不见了,剩下的只是周口中的“关系到毛主席行动的大事”。所谓的相信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不言自明。

我们再来看另外一个故事。

据车向忱的一份遗稿披露,在车向忱本人抗日期间搭乘京沈铁路列车时,一度与一个日本军人通路。车当时有点心虚,怀疑这个日本人是故意坐到自己身边的,就用自己随身携带的大鸭梨“贿赂”他,日本军人吃的很高兴,不疑有他。车向忱想:“好,吃了我的东西,那就得为我服点务了”(此处为车向忱本人写就的原文)。车过大虎山后,日本人上车检查随身行李,车向忱带的是机密材料,担心被抽检到,遂对那位吃了他梨子的日本人说,我的东西还需要检查吗?结果这个日本人向那个例行检查的日军打了个招呼便放行了。车到山海关,车向忱又顾虑到路面的检查,便装出负重感,“这位鬼子兵顺手接过了皮包并为显示他的力气,快步走到了检查站。他回身向我招手,表示随他过去。我带着妻子孩子紧忙跟了过去,顺利、平安地通过了检查站。”

车向忱记录的时间是1932年上半年,那正是日军入侵东北不久,中日两国虽未正式宣战,但两国实际已成仇雌。一个车向忱眼中的鬼子兵居然只因为吃了车向忱送来的大鸭梨竟然连续帮了车向忱两个忙,尽管他本人并不知晓。而且日本人也居然没有怀疑车向忱这个中国人递过来的大鸭梨竟是“糖衣炮弹”。

这里略微补充一下车向忱其人后来的下场。车在劳动党建立政权后担任辽宁省副省长和省政协副主席。文革初期即被打倒。1967年5月7日,车向忱被捕,遭到严酷的刑讯,其人年已69岁,他请求回家探望一下瘫痪在床的妻子,他找出毛在延安时代送给他的大衣,披在身上,劳动党官修史料上说:“车向忱内心翻滚着感情的波涛”,究竟是啥感情的波涛,恐怕也只有天知道。这之后,这份官修史料上又说:“那种被威吓、侮辱、殴打和劳动惩罚的日子,使他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受到极大的摧残。”车向忱的专案资料一度被上送到中央专案审查委员会,时任专案审查委员会主任的周恩来亲自调阅了这份材料,而且那上面还有周的亲笔批示。如果车向忱有知,不难想到他内心又该翻起什么样的“感情波涛”?

两件往事,一件是周的警惕,一件是日本人的麻痹。或许我们从中可以看到某些我们以前不愿意看到的景象,内心也许也会升起一点感情的波涛:“为什么怀疑压榨摧残中国人的往往多半又是中国人自己呢?”
  评论这张
 
阅读(314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