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2017-07-01 20:22: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当年回敬傻逼们的一首诗:“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 ”后两句应该是典出明代汪广洋的那首《画虎》—虎为百兽尊,罔敢触其怒。唯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顾。盐碱地的老话说“虎毒不食子”。只是这么浅显的道理不知为何近百八十年来被人搞凌乱了,或者说经过改头换面以后,人们普遍不知道该咋玩了。

金伯文回忆其丈夫李兆麟的文字中有一段描述值得关注。李兆麟同金伯文结婚后于冰天雪地的抗联前线诞育一子,孩子因为生长在艰难的时代,又瘦又小,但很懂事,从不惊扰大人的工作和生活。但李兆麟不知为何就是看他不顺眼,金伯文自述说李兆麟从不给这个孩子一个好脸色。后来有一次行军途中孩子由于饥饿而哭闹被李兆麟一把拎起,直接给扔到了野外,那时节的东北的冬季是可以随便冻死人,何况一个不到两岁的孩子。李兆麟甚至威胁金伯文说:“你若敢把孩子抱回来,我就用枪把他打死。”还好,这一次孩子被一个普通的农户救起,在之后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最终还是夭折。当金伯文得知这消息时居然不是来自于李兆麟,而是从金日成无意闲谈中说走了嘴。

李兆麟如此“无情”的合理解释是担心孩子的哭声引来敌军的追捕和围堵,担心因此牵连了大家的安全。理由非常高大上。好吧,就算成立。那么,请问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

对此,金伯文回忆说:“1940年春,······见到了兆麟同志,久别重逢······欣慰备至,不久,我怀了孕。”可见,因为久别胜新婚以至于让金伯文怀了孕。这里不禁想起劳动党的祖宗斯大林说过的一句话,布尔什维克党人都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这里也不禁要问一句,既然都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既然都有着钢铁般的意志,既然都有可以舍弃孩子的大无畏的勇气,那么当初在重逢之际为何管不住自己的鸡巴呢?难道不知道自己的鸡巴会留下种子吗?为了革命都能抛弃骨肉至亲,为何不能动手阉了自己的鸡巴?

绝逼不能,因为那叫顾全大局,什么是大局?领导们的片刻偏安,瞬间偷欢就是大局。至于大局之后产生的孩子那都是包袱那都是道具,用来给傻逼们表演大义灭亲的老戏目的。

李兆麟算是劳动党内烈士中的“名角”,剩下的诸如卢涛啊,等等这些不太知名的小烈士也都有抛舍亲生骨肉的故事,且常被官方史料津津乐道。陈为人为保管中央文件宁可饿死亲生孩子的事迹还被拍成电视剧上演,用以教育后人。

这时,忽然想起一则历史,管仲病危时叮嘱齐桓公小白说三凶不能用,即易牙、竖刁、开方。其中说到易牙为了让齐桓公品尝人肉杀了自己的儿子奉献一事时,管仲道:“人之情非不爱其子也,其子之忍,又将何爱于君!”同理,一个不爱自己孩子的人说爱群众爱人民,一群不把亲生骨肉放在心上却说为了劳苦大众的幸福可以放弃一切,除开傻逼,其谁能信?

对自己的孩子能下得去手的也一定更会对别人下得去手,只要有所谓的理想和抱负就足够。

“无情一定最歹毒,杀子必然伪丈夫”,这才是人间常态。




  评论这张
 
阅读(184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