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周的三场表演  

2017-10-01 07:27: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一生多场表演至今让傻逼们流连忘返、涕泪横流,现在举出内中三场戏,供大家参详。

李锐在“大跃进”期间三次给大毛拉上书,深受大毛拉的器重,八届七中全会最后一天会议,大毛拉大喊道:“李锐来了吗?······你坐在后面干什么?你坐到前头来嘛!你写的东西有‘骨头’没有‘肉’,你给我点‘肉’吃嘛!你给我写了三封信,给我很大帮助,我很感谢你,是共产党感谢共产党。”大毛拉甚至还提出让李锐兼任秘书,并叮嘱胡乔木说:“他(李锐)是新来的,你们不要欺负他。”

适时,李锐很受宠。1959年6月29日,李锐等人登上庐山后,四处游玩,周阿訇也列身期间,大抵是七月上旬,他们同游东林寺,在寺门口,因匾额是康有为题写的,阿訇便大声询问李锐:“李锐,康有为的字是中年写的,还是晚年写的。”李锐随口答曰晚年。

此次演出阿訇并不很着痕迹,到底是因为舞台背景尚不激烈,且李锐“旦角”入行尚浅。但接下来的这场戏分明就有些看头了。

戚本禹“字挟风雷”靠着大毛拉这棵大树写出了评价李秀成自述的文章。1963年9月,“阎王殿”的“铁面判官”周扬坐不住了,召集人马火力齐射,一起批判戚本禹。当时戚本禹还未“挂帅”(戚在文革中有“戚大帅”的外号,故有此称),而且,此次批判会来头很大,据丁守和说周扬是请示了周阿訇之后搞出来的。只是来头再大的会议一旦碰到大毛拉即立马卷刃。江青带来大毛拉的亲自批示,十六个字,“忠王不终”这四个字尤其印在了阿訇的心间,结局不光彩,前面就是白玩。

1966年5月在锦江饭店,阿訇借口越戚大帅到饭店顶层呼吸新鲜空气的当口,亲自躬行致歉活动,他说:“我对不起你,周扬批你是我批准的,其实我也觉得你的文章写得好,有气势,可他们都要批,讲了好多理由,我也没有好好研究就批准了,幸亏主席及时发现了,不然可要犯大错误。”

之前相约到顶层呼吸新鲜空气,按理戚大帅位卑,理应先到,但阿訇反客为主,以主任级身份屈身静候戚大帅到来。这场戏的戏份很足,让戚大帅刻骨铭心,所以,到了晚年喷粪时还不忘了将其罗列出来。

其实,不论是康有为题写东林寺的匾额,还是李秀成自述到底变节与否,这都不是阿訇最关注的情节,阿訇心中唯一在意的就是大毛拉的态度。

这里不妨再顺便看一下第三场戏。1971年10月,联合国恢复盐碱地在联大的合法权利,大毛拉决定派出代表团参加。出发前一天晚上,大毛拉召见代表团成员,周在介绍代表团成员时,是这么介绍秘书长符浩的:“他是符浩,秦符坚的符,现在这个姓氏不多了,他是陕西人。”接着阿訇很专业的又问符浩本人:“你是少数民族吗?”符浩这才意识到周阿訇是把他这个符同苻坚的苻给搞混了,他不得不解释说他自己本姓符,并引百家姓“祖武符刘”作证。

如果稍有十六国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苻坚祖父蒲洪,“以孙坚之生,背有草付字,遂改姓苻。”苻是草字头,而符是竹字头,两者相差很远。南开中学的毕业生的历史知识和语文知识真的不是盖的,这倒是跟第一师范出身的大毛拉在庐山会议上将陈庆之搞成了沈庆之好有一拼。

  评论这张
 
阅读(144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