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魏明帝生加庙号  

2017-10-22 04:1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庙号、谥号在封建王朝是礼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属意识形态的核心层,换作今天的方式约等于追悼会和告人民书以及纪念堂。所谓“谥以表行,庙以存容”。

但这套玩意儿在嬴政看来是“不务正业”甚至是大逆不道的,因为“子议父、臣议君”,所以,秦始皇要求后代以二世、三世等等作为标杆传世。

秦完蛋,汉承其后,为了表达自己立国的自信,允许庙号谥号颁行天下。不过,西汉一代,对于庙号还是比较慎重的,不是每个皇帝都有这等待遇,比如文景之治的汉景帝刘启身后就没有捞到庙号。再比如秦皇汉武的汉世宗武皇帝刘彻,在他死后若干年,居然被起哄要求拆掉他的世宗庙。由此可见,秦政的隐忧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于是,有人为了防止“苦迭打”,提前做了防范工作,把死后应该享用的待遇活着就搞掂了,此公就是魏明帝曹叡。

魏明帝景初元年六月,有司奏报:“武皇帝拨乱反正,为魏太祖,乐用武始之舞。文皇帝应天受命,为魏高祖,乐用咸熙之舞。帝制作兴治,为魏烈祖,乐用章斌之舞。三祖之庙,万世不毁。”在这份奏报中,曹叡死后应得的庙号“烈祖”竟然提前给确定了下来。试想一下,如果有司不是事前得到类似的暗示,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如此“不顾大局”。

要说皇帝生前营造坟地(他们管那叫万年吉壌)的算不得稀奇,但活着确认庙号的真是蝎子拉屎头一份儿。或许也正是因为曹魏三代而亡。因而后代皇帝便没有继承曹叡的这项新时代伟业,继而付之阙如。当然也不是一个都没有,例如大名鼎鼎的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尽管没有让有司奏报庙号,但私下里却认定世宗是他嗝屁后应得的尊崇。

正是由于曹叡玩的有点出格了,包括孙盛这样墨守成规的老实书生都看不过眼去,发表议论道:“未有当年而逆制祖宗,未终而豫自尊显。昔华乐以厚敛致讥,周人以豫凶违礼,魏之群司,於是乎失正。”孙盛一老实疙瘩,自然不敢开骂曹叡本人,只能把屎盆子扣在“有司”的头上。但“违逆祖制”这顶大帽子也的确不小,即便指桑骂槐,也算是骂到家了。

其实,什么祖制什么家法,在专制者看来那都是糊弄下边人的把戏,这点还是杜周说的清楚:“三尺安出哉!前主所是,着为律;后主所是,疏为令,当时为是,何古之法乎!”法为何物?不过是老大的意志而已,用孟子夸孔子的话讲“圣之时者”,识时务的,用当今的语言形容即“与时俱进”。

据此看来,即便没有曹叡的暗示和默许,有司也一定是摸透了老大的心思,才做出这样一番不同寻常的举动的。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与其活着不孝死了乱叫,不如直接给老大戴上几顶大政治家、大思想家、大军事家、大什么家之类的冠冕,如此才显得与众不同、标新立异。

而且,从后来发生的历史看,除了孙盛发表异见外,历朝皇帝似乎对此都不很在意,明嘉靖还暗中师法。倘若追从以前的历史看,有司的做法正是搔到了曹叡的痒处。

吕布部将秦宜禄的儿子秦朗是曹操的干儿子,同曹叡的关系很好,好到什么程度呢?好到曹叡直呼他的小名的程度,曹叡即位,秦朗担任内官,充当办公厅主任和警卫局局长这类要害职务,曹叡还专门给秦朗修了大宅子。曹叡本人特别喜欢听小报告,喜欢下面人检举揭发那些妄议朝政的“匪类”,秦朗“终不能有所谏止,又未尝进一善人,帝亦以是亲爱”正是秦朗这么“圣之时者”这么识相,才会受到非常的信赖,“富均公侯”从这么一个小旁证也可以看出曹叡到底是个什么货色了。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民主的能效是纠偏和补漏,专制的结果必然是重复和健忘。曹叡虽死,其魂犹在;殷鉴不远,重在复制。
  评论这张
 
阅读(207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