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天下英雄谁敌手?—1.一封信  

2018-03-04 01:57: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正国他爹没了,跟他爷爷几乎同龄。他爷爷是1月份没的,他爹是二月份没的,以后他们家一二两个月都要吃素了。有人说老陈他爹幸好走的日子是2月28日,要是走在2月29日的话,以后连周年都不太好办。这话刻薄了点,可也是实情。

但真正的实情还得从1964年12月20日的那封信说起。

这一天,有几个第四中学的学生给老陆写信。他们大抵是知道了大毛拉和他侄子在7、8两个月里的某些关于教育领域的谈话,无外乎读书无用,状元进士都是几把坏蛋,只有不读书或者少读书的才能成事。

现在想想也未必全错,在盐碱地行事,毫无底线的也确实容易成功,且足保令名千秋万代。

老陆收到信以后也不敢怠慢,第二天就把信转给了老傅。

现在可以简单说一点老陆的情况。老陆的一篇小文《老山界》,是70后们上初中语文课的必修文。老陆据说晚年有些反思,被秘书吹捧为“格天”,其实所谓反思无非是告诉大家他挨打了,挨整了。却很少谈及他是如何整治别人的,是如何用棍子打别人的。李之琏这位孙犁口中的“左都御史”就曾被老陆搞的屁滚尿流。可一旦李之琏出现在老陆面前时,老陆虽然还是“妾身未明”,竟也大喝一声问李之琏:“你是谁?我不认识你。”这比周扬的“装蒜”(李之琏的评价)可是厉害多了。

下面集中说说老傅接到信以后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240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