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相的博客

历史票友

 
 
 

日志

 
 

冯玉祥  

2018-04-15 02:2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起冯玉祥这个名字,几乎与朴素二字是天然的结合,一套粗布军服几十年穿下来,还要配上粗粮、粗话以及大家看不见的粗瓷大碗。

关于冯玉祥的粗瓷大碗,千家驹晚年有过回忆。

抗战期间,冯玉祥在广西桂林乐群社请客,用的就是粗瓷大碗。据千家驹介绍,这种粗瓷大碗是冯玉祥落难山西建安村时专门在一个土窑厂里订制的。因为瓷器携带不方便,1933年冯玉祥在山东泰山休养时便又让副官专门跑了一次山西,再度订制了一批粗瓷大碗运回来。而且,每次出门在外,冯都要让人携带这些粗瓷大碗,千家驹行文到此不免感慨说:“土瓷价格虽廉,但加上副官的旅费、运费以及种种费用,实在比当地的精瓷器还要贵好几倍。而且战时交通运输困难,还要随身携带款待客人,以示俭朴,实在未免矫情过甚了。

与此同时,千家驹还回忆了另外一件事:本来乐群社自己就备有厨师,但冯玉祥为了让人们感到朴素的含义,就派人到外面去找山东籍的厨师过来做烧饼给大家吃,战时的桂林到哪里去找山东籍的厨师呢?可冯玉祥就能找到。不过,这样一来,烧饼还能是烧饼吗?叫烧钱还差不多。

然而,上述内容比起另外一位表演艺术家来,实在就不可以道里计了。

周后来经常工作到深夜,要有夜宵,雷英夫回忆周最爱吃的夜宵是细面条卧鸡蛋,而且只能卧一个鸡蛋,以示节俭,当然,偶尔碰上了双黄蛋,雷英夫说:“他就更高兴了。”

为了让周“更高兴”,诸如周经常去开会的地方,都特别备有双黄蛋。

只是从鸡屁股底下摸出的双黄蛋的概率的确要比土窑厂烧制的粗瓷大碗的破损的概率低得多了。

本来戏演到这一步已经让很多傻逼们热泪盈眶了,没想到接下来大米饭和烧麻雀的故事又令更多的傻逼们大脑一片空白。

在庐山期间,大毛拉表示不要搞那么麻烦,国家现在还很困难,人民群众不容易,就吃点米饭吧,吃点麻雀吧。

于是,组织人去附近抓捕麻雀,有人回忆说:“挖出两块脯子肉来,脯子肉很少很鲜,几十只麻雀的脯子肉总共才一小碗,用油爆炒,正好够他吃一次。”

大米呢?也不是白给的,有人又回忆说:“大米是专门从北京带来的,每天厨师都一粒一粒地经过细挑拣,负责做饭的徐师傅说,这些米在北京已经通过警卫战士拣过一次,但在这里还要拣一次才放心。”

说起来,老大就是老大,连朴素都是无法复制的。



  评论这张
 
阅读(3196)|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